【第十三期】百万砖石—岳子泓

【内容简介】

罗马帝国

 

斗兽场的废墟屹立在罗马市中心,两千多年的风化不至颓废,百万砖石如今裸露,犹如肌肉,显得力大无穷!两千多年前的建筑就懂得以声学原理安排观众席;舞台有动力升降系统,前台可以用水淹没,表演海战;后台将人和动物分区,并且提供饲养动物的功能;建筑的流线为不同阶级的观众分别设立通道,坐次严格按照身份划分;建筑顶部还有可以随时伸展的布料罩棚,可以遮阳可以挡雨。斗兽场就算以二十一世纪的标准来看,也是非常不起的建筑。而它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屠杀和表演的功能得以完美结合,并且煌煌巨筑,无数史料记载了一场场令人发指的血腥场面,却伴随着观众席中热烈的山呼海喊……

 

万神殿的巨型圆顶是世界上最早的混凝土结构,顶着将近五十米高的空间。顶中央的玻璃圆心透射着阳光,每日在地面上规律的画着圆。这是一个宁静而空阔的建筑,它的规模映衬出人的渺小,却也反射出其无穷的智慧。在这里,最繁忙的现代人也能静心凝视时间在巨大空间中的缓缓流逝;最功利的白领也能感念谣传千古的诗诵。这里曾经是罗马帝国的万神殿,也曾是中世纪时期的教堂,但终归是神灵的建筑,喧嚣的世俗没有资格玷污它的宁静,连天的战火更懂得绕道而行。

 

神殿和斗兽场,两座宏伟的废墟如今还屹立在罗马城的中心,折射出一个离我们远去千年的文明同时拥有的两张截然不同的面孔。真正的历史爱好者知道,真相大多时候比幻想更加离奇。我们不妨聊聊。

 

文艺复兴

 

这是一个历史学家在回溯往事的过程中而发明的概念,却被我们遐想成了一段盛世佳话。其实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国家分裂、城邦混战,几乎所有出名的建筑师都设计过军事设施,就连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也是弱小的佛罗伦萨自我激励的产物。

 

城邦混战的结果不是罗马帝国的重建,事实上,罗马之后,欧洲再也没有出现过那般碧海云天的统一帝国。文艺复兴的最大功业,在于人文理念的复兴,自由、理性、求真、追求美的表达。这是一个真与美努力结合的时代,透视原理被发现,人类从此拥有了表现真实空间的手段,并且和欧洲千年的绘画传统相结合。二维制图被发明,从此‘设计’成了思想家在纸上完成的修炼,而不是富豪们互相抄袭的结果。有了设计,就意味着造物行为中有了思想的摄入,人类第一次可以在纸上完成实际问题的解决,并且发展出一个个概念化解决套路,再设想出全新的功能性物品,设计的行为被推向了“发明”,而这从曾经是千百年自然进化过程,而今成为了一种刻意的纸上行为,而这种全新的行为被一位出生在佛罗伦萨的私生子发展到了极致,里昂那多. 达芬奇!

【主讲人简介】

岳子泓(Tim Yue)

伦敦大学Bartlett建筑学院建筑设计学硕士,Bartlett Fitzroy Robinson画奖获得者。曾就职于BDP伦敦办事处,Make建筑设计事务所,Hawkins\Brown建筑设计事务所。曾与Post Works事务所,Mobile Studio建筑设计事务所有过项目及研究课题合作。合作作品曾在PEAR Magazine(建筑设计之边缘创新)上发表。伦敦“筑学会”发起人,”狂人论坛“发起人。

【活动时间地点】

2017年4月1日 周六 14:00-16: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 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讲座视频:YouTube

讲座ppt:百万砖石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