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期】藝術可能改變世界嗎? 一個酷兒藝術家的碎碎唸—Whiskey Chow

20歲的我,坐標中國廣州。

因為看到了同志社區的另一種可能性,參與進了方興未艾的中國同志運動。

 

當時年輕的自己,大概永遠無法猜到,在接下來的5年間發生在我身上以及由我自己一手實現的事情如何徹底改變了我看世界的角度以及之後的人生。

(將陰道獨白到底,2013)

從第一屆中國同志音樂節,到女性主義話劇「將陰道獨白到底」(中國原創版「陰道獨白」),我和眾多在運動中結識的優秀同儕一道創造浪潮,歷史就在信念和赤誠里一點一點被書寫。

 

23歲的末尾,並不是藝術學生的我,又一個陰差陽錯,在一個行為藝術工作坊里遇見了教授Nigel。嚴格又親切的他,在工作坊結束的時候問我:”Would you be my student?” ,於是又過了三年,我成為了Master of Performance.

 

“你學行為藝術,你學它有啥用啊?” 這顯然跟 “大哥你玩搖滾,你玩它有啥用啊?” 是一個格式的問題。

Purely Beautiful New Era | 純美新紀,2017

誠實的回答是,沒有用。行為藝術沒有用,藝術也沒有用,如果這個所謂的“用”是指大富大貴功成名就衣錦還鄉心想事成萬事如意妻妾成群一帆風順長命百歲一本萬利。

 

於是回到一開始的問題,一個19歲的我或者更早的時候就開始追問的問題:

藝術可能改變世界嗎?

從一個邊緣運動者到一個邊緣藝術家,我到底經歷了些什麼,又创作了什么?

早年的運動經歷如何塑造我後來的創作?

我的作品研究興趣又是怎樣在不同的社會政治文本里演變的?

 

一個白日夢想家/ 酷兒藝術家,带着一生的經歷、作品和熱誠前來,跟你分享,與你握手。

(Blue is the Biggest Lie,2017)
【主讲人介绍】

Great Conversation2017

 

b.1989

 

Whiskey Chow,

藝術家,中國變裝國王(Chinese Drag King)

現工作、生活於倫敦。

由於她先前在中國的社會運動經歷,Whiskey Chow的作品中時常透露出對不同社會議題的觀察和關懷。同時,她的創作、研究興趣也涉及性別議題、女性主義、女性陽剛氣(Female Masculinity)和對於華裔/亞洲身份的刻板印象和文化投射。畢業于英國皇家藝術學院,Whiskey的跨領域藝術實踐形式包括行為藝術、影像和實驗聲音作品。

 

在移居英國前,Whiskey與廣州本地的酷兒社區密切接觸,投身同志/性別平權運動。她在「將陰道獨白到底(2013)」(中國本土原創「陰道獨白」)劇組裡擔任演員,聯合編劇,和聲音設計師。

 

Whiskey的最新演出包括:

<純美新紀 | Purely Beautiful New Era>

英國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英國倫敦;

 

<“接收,重現,重寫”工作坊 | Workshop – “Receiving, Reenacting, Rescripting”>

英國現場藝術發展局(Live Art Development Agency),英國倫敦;

 

<極好的對話 | Great Conversation >

烏普薩拉藝術博物館(Uppsala Konstmuseum),烏普薩拉,瑞典;

 

<霸王Whiskey | Whiskey the Conqueror >

托因比工作室(Toynbee Studios-Artsadmin),英國倫敦

 

此前也在波蘭盧布林市迷宮當代藝術中心(Galeria Labirynt)和利物浦雙年展發表過作品。

 

 

【活动时间地点】

2018年02月3日周六 14:00-17: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