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高原 第七十一期】新材料、新科技和新考古学:如何从青铜器研究中洞见未来―宦立旻

【内容简介】

我们考古人每次最先要澄清的就是“考古不是挖宝”,但考古学确实有这么一段专注于挖宝的“黑历史”。离开了挖宝,考古究竟还能干什么?在这个的日新月异的新时代,考古学家也忙不迭地搞出一个“新考古学”,那么新考古学究竟能否参与到社会对于当代乃至未来问题的讨论中来?

丹麦古物学家汤姆逊最先将基于材料的“三期论”(即石器、铜器、铁器时代)引入考古学中

我今天就和大家来聊一聊一个具体的问题,一个新考古学尝试帮助解释的问题,那就是探讨科学技术发展和物质材料变革背后的原因。对于科学技术这么个大课题,许多学科都有自己的切入点和研究体系,而考古学在这方面只能算是一个后辈。那么新考古学家们除了蹭流量之外到底能贡献一点怎样的学术价值?相信在今天的讨论之后大家就会有各自的答案。

铜冶炼技术在欧亚大陆的传播,新材料和新技术是否意味着一种社会进步?(Roberts et al. 2009)
现代澳洲原住民用可口可乐瓶打制的矛头,材料选择和技术迁移背后的动因是什么?

作为考古学家历来的传统,我们一直强调“透物见人”,也就是通过对具体物品的解读来诠释人类过去的社会。在关注科学技术的时候,我们也会自然地更多仰赖我们的这个强项。材料本身也是物品的一部分,一种新的材料是如何被人们接受,从而融入他们已有的物质文化中,这正是我现在正在进行的博士研究课题的一部分。我也很荣幸能有机会和大家分享我的一点体会和思考。从新材料和新科技出发,我想和大家聊一聊考古学除了帮助我们了解过去之外,能否也为我们了解未来打开一点思路。

【主讲人简介】

宦立旻,本科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物理系,从小为一枚不折不扣的“理工男”。在上海的金融圈混迹了几年之后,忽然对“人”这个题目产生了莫名的兴趣。有幸在数年前误打误撞成为了牛津考古系的硕士生,更是幸运地拜入了中国古代艺术与文化的大家杰西卡·罗森教授门下,至此便重回校园开始了简单而快(枯)乐(燥)的学术生活。如今正在牛津攻读考古博士,我的研究兴趣比较广泛,但都不离考古“透物见人”这个大原则。目前主要专注的是不同的物质文化和技术是如何在早期社会中迁移的。正在进行的博士论文题目是从材料的角度来探讨中国早期青铜器和青铜技术的起源和演变。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11月16日 星期六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 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报名链接: https://www.eventbrite.co.uk/e/81202465761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