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高原 第六十五期】日本博物馆史的矛盾螺旋—陈旸

第一届内国劝业博览会的美术馆陈列(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内容简介】

日本博物馆系统的形成和发展自成一套体系,但关于这套体系的解读却长期处于西方主导的模式下。这次讲座希望能够从日本自身的历史和国情出发,重新解读日本博物馆系统形成的原因和结果。这个系统本身是矛盾的,它有着回顾历史的方面,也有着展望未来的目的,这两者最终指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同时也给全球博物馆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未来的参考。

日本博物馆的起源到矛盾体系稳固经历了大约400年。从16世纪开始,日本第一次遇见欧洲人,西方文化的进入让日本感受到了威胁并发起了长达200年的闭关锁国。虽然封闭,但长崎作为唯一的开放口岸让日本有选择性的吸收和排斥了西方知识。长崎在这个时期反映出了日本文化固有的中空结构。日本心理学家河合隼雄在《中空构造日本的深层》一书里提出了“中空”的概念,这个中空的区域在吸收外来文化的时候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它允许不确定的知识短暂的停留,等待着被选择性的吸收或者排斥的时候,当知识被筛选完成,它也就离开了“中空”。这个中空结构造就了日本文化的矛盾螺旋:科技高度发达的同时又无比的传统。在锁国时期,长崎就相当于“空”,它允许西方文化在此停留并被审查。此时的日本对于知识的审查还是有自主权的,直到“黑船来航”事件发生,美国直接威胁了日本领土安全。为了谋求生存,日本重开国门,幕府倒台,明治维新。

第二届内国劝业博览会的美术馆,后来变成了帝国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前身 (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明治维新时期日本实行全盘西化,博物馆和博览会系统被引入国内,但这个系统并不完全和西方一致。明治初期,政府认为“博物馆=博览会”,这一理解仍旧处于知识停留在中空区域未被筛选的阶段。随着日本与西方交流的深入,西方意义上的具有收藏和教育意义的博物馆模式逐渐在日本形成,中空的“博物馆=博览会”的概念也开始离开模糊的中间地带,慢慢分化成了“博物馆”与“博览会”的形式上的对立。这一对立的形成与政府提出的“考古利今”的概念有着密切的关系。“考古”指的是博物馆,它的目的在于保护文物和日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利今”是博览会,旨在促进工农商和国际交流,为的是促进本国经济。在展览模式上,“考古”的博物馆是长期的,有着自己完善的收藏品系统,而“利今”的博览会是临时的,它的展品都是当代的并且可以被购买的。前者的形式已经与西方博物馆系统达成了一致,而后者却形成了日本独有的展示体系,尤其是日本美术馆的产生,其唯一的例子是1926年建成的东京府美术馆。在东京府美术馆(现在是位于上野公园的东京都美术馆)建成之前,日本艺术家能够使用的展厅就是每一届博览会留下来的临时展馆,但这些展馆被连续的拆除和重建,使得艺术家们对拥有一个稳定的展览空间产生了巨大的渴望。在东京府美术馆建成之后,由于资金的缺乏和艺术家们从博览会养成的临时展览的习惯,让东京府美术馆最终成为了一个没有藏品的美术馆。至此日本博物馆系统的矛盾螺旋便完整的形成了,它有着收藏文物的博物馆也有了只为临时展览而生的美术馆。

没有藏品的东京府美术馆 (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到了1950年代,日本博物馆法颁布并加入国际博物馆协会。在西方主导的语境下,没有藏品的美术馆被放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上,因为它不符合博物馆法给出的收藏、保护和展示的规定,学者们批判它的存在给日本新兴博物馆树立了一个负面案例甚至并不能被认为是一个美术馆,比如于1951年开幕的神奈川县立近代美术馆,它没有藏品,并且由策展团队主导来决定展览计划。又比如2007年建成的国立新美术馆,它在没有藏品的同时,成为了东京都美术馆的分支,继续行使着服务日本画坛的职能。但这类没有藏品的美术馆是有藏品的,只不过它并不是在收藏一件一件的物品,而是一个又一个见证日本艺术发展的展览。

日本博物馆系统的矛盾对立给全球博物馆研究和展览研究都提供了一个独特的参考,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传统意义上的博物馆逐渐向没有藏品(或收藏展览)的博物馆的方向的转移也逐渐开始成为可能。

【主讲人介绍】

陈旸

莱斯特大学博物馆学在读博士,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学院展览学硕士及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策展与收藏硕士,本科毕业于厦门集美大学美术学院。

长期出没于各种展览和博物馆,不定期出访日本,哲学爱好者,自由摄影师。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6月16日 星期日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 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本期沙龙收费:

General Admission: £9

Student Tickets: £6

报名链接/二维码:https://www.eventbrite.co.uk/e/63173774460

Continue Reading

【千高原 第六十一期】从西班牙黑绣到苗族挑花—吴迪

友情提示:

从第六十一期沙龙开始,参加活动需在网上提前报名,凭票入场。报名链接请见文末。

【内容简介】

既然我们身处英国,那么故事就从500年前英国人最爱谈论的黄金年代——都铎王朝讲起吧。亨利八世的第一任妻子,从西班牙嫁过来的Catherine of Aragon是刺绣好手,有不少说法说是她把黑绣带入了英国,不过其实早在她之前黑绣已经在英国有迹可循,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The Canterbury Tales)里就有提及。但确实Catherine带动了这种特别的刺绣在整个宫廷的风靡,我们从亨利八世的御用画家Holbein的一幅接一幅的贵族肖像中就能见到许许多多黑绣的踪迹。刺绣其实也是伊丽莎白一世的隐藏技能,所以在她的年代黑绣发展出了更多的风格形态。

在亨利八世与Catherine离婚之前,黑绣是被叫做“西班牙黑绣”的,而当时的西班牙南部刚结束了长达近八百年的伊斯兰(摩尔人)统治,所以黑绣与伊斯兰文明息息相关,我们一路往南从西班牙到摩洛哥就会发现,现在的菲斯老城到处都还能见到类似黑绣的“菲斯刺绣”。若我们再在北非的土地上往东走一些到达埃及,中世纪的遗迹中竟然就有黑绣的身影,现藏于牛津Ashmolean的三千多件埃及马穆鲁克时期(12-1500左右)的刺绣中很大部分用的就是同一种针法与表达。而在曾经连接欧洲与东亚的丝路中途、比如巴勒斯坦,我们也能在他们的传统刺绣中找到类似的工艺。

继续往东,到达丝路的起点中国,存留在云贵少数民族中的挑花有些与黑绣如此相像,这只是同属数纱绣的巧合还是有我们不知道的交融与传播?挑花中常用的十字针法、也就是后来有点被玩坏了的“十字绣”,其实在花溪姑娘的手中能够美不胜收呢。而十字绣的来历,国际上不少织染绣的学者认为是唐朝的时候从中国经由印度到埃及再传入欧洲的,这种说法其实不是没有依据的,因为确实“戳纱绣”或者“纳纱绣”是我国非常有历史却不被大众所知的工艺。最后,我们来探讨下这种古老刺绣工艺在当今的生命力,看一看它在当代工艺、设计与艺术中的可能性。

此次分享,希望借由一种特别的刺绣工艺,和大家一起横跨大半个地球,也从穿梭时代,一点一点追寻文明悄悄留下的足迹。

【主讲人简介】

吴迪(社交媒体上叫didi wu),本科毕业于香港大学新闻系,也持有英国雷丁大学地产测量学硕士学位,在香港商界工作多年、但这些都感觉是前世了:)2014年赴京都,用一学期时间学习了絣织、终于确定了自己喜爱编织、并决定以此为今后的道路,2015年到达伦敦于Chelsea College of Arts学习了一年textile design后转到Prince’s Foundation School of Traditional Arts攻读传统艺术硕士,同时三来年多来也一直都在Royal School of Needleworks学习刺绣技法,去年完成硕士学位后一边自己做创作一边也接相关的工作。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3月9日 星期六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本次活动不收费。

报名链接:

https://www.eventbrite.co.uk/e/57983430000

Continue Reading

【第五十一期】最后的香格里拉: 不丹的佛教艺术—建筑、壁画与服饰

【内容简介】

作为宗教美术史博士学业的一部分, 2018年早春,我经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抵达了不丹。

这是一个备受非议与想象的国家。尤其是在近几年领土争议之后,中文世界里就鲜见对其相对客观和及时的报道:“一场谎言,一个骗局,荒蛮落后民风刁蛮” ,或是“最后的香格里拉”,“最幸福的地方”。

在不丹的六个月间,我和十位来自美国与欧洲的国际学生在首都廷布的一所大学里,与当地的同学共同学习和生活。期间除了不丹西南部的两座最重要的城市帕罗和廷布,我还走访了哈阿(Haa), 普纳卡(Punakha), 通萨(Trongsa), 旺杜波德朗 (Wangdue Phodrang), 布姆唐宗(Bumthang),三十余个寺庙。在不同场合见过不丹国王吉格梅·凯萨尔·纳姆耶尔·旺楚克两次,一次有幸与其交谈。并在帕罗的国家博物馆,协助策展人Phuntsok Tashi堪布进行新博物馆的策展与重新开幕,并得以对其馆藏有相对详细的考察。

六个月间,尽管仍然感到生活的不适与学习的压力, 我从未对于这里奇美诡谲的山川,敦厚而奇特的民风, 独一无二的文化感到厌倦。然而在惊叹于这里历史的浓度的同时,我也目睹着这样一个夹在两个大国之间的小型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的冲击和经济发展的压力之下,非常迟缓而费力的平衡着传统与当代, 宗教与世俗的关系。

世界在变,不丹也不能幸免 ,不免想到陈粒的一句歌词:“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 对于个人如此,对于一个民族,一个文化体又何尝不是如此。

作为一个孤独的,也是年轻的文化学者,写论文既是生活的常态,也是羞涩地表达内心的途径。因此我不吝惜把这些在不丹稚拙的想法和大家分享出来,希望能够与大家共享目睹伟大艺术时的欣喜与甘美。

【主讲人简介】

子懿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宗教美术史博士候选人

【活动时间地点】

2018年8月19日 周日  14:00-16: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Continue Reading

【第四十七期】汉服:历史与历史想象,2003-2018—沈方晴

【内容简介】

不同于十年前刚刚被推上舞台时的冷僻,如今“汉服”作为一个名词已经走入了大众视野。然而相对于这个词汇的高频出现,它所指代的服饰本身却面目模糊。

最初,这一新千年的发明试图塑造——或者按照汉服爱好者的史观,旨在复兴——汉族的民族服饰:一种纯粹、传统、未经满族统治污染过的“真正的汉人的衣服”。这一概念的先行者们,以大汉之风、溪山琴况、天涯在小楼为代表,取诸华夷之辨观念和儒学中衣冠礼仪的书面记载,通过汉服这一物质载体,在青少年群体中重构了原本涣散透明的汉民族意识。

随着汉服的商品化,乘着淘宝的快车,其设计迅速推陈出新——既认真反观古代服饰研究,也积极拥抱当下大众文化,而二者都逐渐偏离原本的汉服定义。正是这一时期,汉服衍生出了许多周边产品与形象,比如散发的立领少女,比如圣诞节主题红鼻子鲁道夫补子汉服,比如汉服娘。

在熙熙攘攘的传统文化复兴浪潮中,唯有汉服,左脚承接影视剧的传统,右脚探索亚文化的圣域,头顶着民族主义的幽魂,双手持着历史与文化的真理之剑,独行于众陈陈相因的国学国粹间,颇具后现代精神。

在这期讲座中希望通过追溯汉服设计的变化(汉服的历史),以观察汉服爱好者群体的观念变迁与知识的生产和传播的方式(汉服爱好者的历史想象),进而就网络与碎片化时代的历史重构进行一些微小的讨论。

纯粹个人偏见,没有学术深度。请多多批判斧正,谢谢大家。

【主讲人简介】

沈方晴

皇家艺术学院设计史研究生。

纯兴趣领域涉猎较广,推理与武侠小说,音乐剧,以及中国服饰史爱好者。

【沙龙主人推荐】

这是方晴在皇家艺术学院的毕业论文,怎么会像她说的没有学术深度呢。总觉得方晴像是从古代穿越来的少女,出口成诗,才情满满。这是第二次请她来开讲,其实按照她的知识量,讲个四五期也不为过。这期沙龙我想大家不光可以了解关于汉服的知识,也能看到一个研究设计历史的学科是如何展开的,也算一种新技能的打开方式吧。

沙龙主人

乐人

【活动时间地点】

2018年7月22日 周日  14:00-16: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Continue Reading

【第四十期预告】中外交通史视角下的三夷教—梁诗雨

【内容简介】

隋唐时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日渐繁荣,祆教(琐罗亚斯德教)、景教(基督教聂斯脱里派)与明教(摩尼教)这三种发源自西亚的宗教传入中国,合称“三夷教”。祆教本是古代波斯帝国的国教,信徒多为伊朗诸民族,曾是伊斯兰教兴起之前西亚、中亚最具影响力的宗教,约在北齐时传入中国。景教属基督教聂斯脱里派,又称东方教会因创始人与君士坦丁堡牧首聂斯脱里与东罗马的神学争论而分裂,其后一路东传遍及阿拉伯、波斯、印度等地,在唐贞观9年(公元635年)到达长安。摩尼教曾是一种杂糅基督教、祆教与佛教的国际宗教,其神学与哲学体系统摄祆教二元论、佛教轮回观念、基督教新约与诺斯底主义,汉文典籍称之为“二宗三际论”。摩尼教早在罗马帝国后期就曾遍布中亚、西亚、北非与欧洲,在武周元载元年(公元694年)入京,宋后多称之为明教。盛唐时“三夷教”一度兴盛,会昌灭佛却改变了这三种外来宗教在中国的发展历程。两宋时祆教退居在华伊朗系民族社群,景教转入北部边疆与东南沿海,明教却转入民间成为秘密宗教。元代时景教、明教一度复兴,终至明代时“三夷教”退出了历史舞台。

“三夷教”看似三种遥远而陌生的外来宗教,却着实活跃在中古中国的历史舞台上,堪称中外交通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章。“三夷教”何以进入中国?其在华传播历经了怎样的盛衰?“三夷教”的信徒是谁?他们在中国历史上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三夷教”又在中国乃至世界留下了哪些遗产?活跃在武侠小说中的“明教”与“拜火教”,其历史原型是怎样?近年来中外交流日渐深入,“内亚热”、“中亚热”不断升温,我们又该怎样客观看待历史上的外来文明?本期活动旨在揭秘尘封数个世纪的古代文明,探寻“三夷教”在历史长河中的印迹。实际上,这些古老文明的孑遗和末裔,可能正与我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中。

 

2018年4月8日是东方基督教复活节,本期活动原定为景教专题,后经沙龙主人建议扩充到“三夷教”。欢迎各位观众积极提问、交流与指正。

【主讲人介绍】

梁诗雨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经济史专业研究生,学术兴趣包括海洋史、中外经济交流史、文化交流史以及量化历史研究,曾学习叙利亚语与科普特语。

【活动时间地点】

2018年04月7日 周六 14:00-17: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讲座视频:(上)YouTube

(下)YouTube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二期】蒙古帝国:最后的游牧帝国—孙鉴远

【内容简介】

你想知道黑死病是从中国传播到欧洲的么?你想知道忽必烈汗的母亲是基督徒么?你想知道青花瓷是起源于中国的么?你想知道英语词“assassinate”是怎么来的么?你想知道第一位见到罗马教皇的中国人是谁吗?你想知道最奇葩的汉语书写方式是谁发明的么?那么欢迎来到第二十二期沙龙讲座【蒙古帝国:最后的游牧帝国】。

在这期讲座中,我将带你前往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国度——蒙古帝国。从一个小小的草原部落到世界上最大的帝国,蒙古帝国是一个令无数人着迷的国度。而由于资料的匮乏以及研究的困难(just consider the linguistic difficulties: in order to study all the territories that once came under the Mongol rule, one has to have mastered at least dozens of languages: Mongolian, Chinese, Persian, Arabic, Syriac, Uyghur and miscellaneous other Turkic languages, Old Church Slavonic, Latin, Tangut, etc. Not to mention that most modern scholarships done on this field are written in languages other than English: German, French and Russian, to say the least),很多蒙古帝国的细节却不为人知。蒙古帝国是怎么建立起来的?为什么蒙古人可以“轻而易举“地征服亚欧大陆的众多民族?而为什么他们却又failed in conquering others nations (namely, the Indian subcontinent and Mamluk Egypt)?蒙古帝国是如何被统治的?他们如何税收,如何制定法律,如何传递邮件?而最终,蒙古帝国为什么又那么迅速地瓦解?

从一个全球史的角度看,蒙古帝国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历史的分水岭。在伊斯兰世界,蒙古人的入侵标志了哈里发的终结。在东亚,蒙古人的征服重新统一了中国。在俄国,蒙古帝国的统治给日后崛起的俄罗斯帝国打下了深深的亚洲烙印。在中亚草原,蒙古帝国打破了传统的草原游牧部落格局。

作为一个跨欧亚大陆的帝国,蒙古帝国链接了东西文明。经济上的往来(丝绸之路),文化上的交流,宗教上的融合,当然还有疾病的传播(黑死病),都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蒙古人在其间作为桥梁的贡献。本期的讲座就是要把蒙古帝国放在一个全球史的视角下,探索其对亚欧大陆不同文明之间交流与融合的贡献。Let’s together embark on a great journey to the Mongol past!

【主讲人介绍】

孙鉴远,UCL和LSE历史学毕业。曾在法国德国短期学习过。主修19世纪欧洲史,殖民史。现在在申请博士,方向为中亚研究。精通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汉语,能够阅读荷兰语西班牙语,在学习俄语阿拉伯语叙利亚语。曾去过中东欧洲40多个国家。梦想是成为像Livingston那样的探险家 (alas unlikely in a postcolonial modern age!)

【活动时间地点】

  2017年10月14日 周六 14:00-16: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 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PPT: Mongols (1)

Continue Reading

【第十八期】冷战香港的“第三势力”:中国自由民主战斗同盟,1950-1955—陈灏

【内容简介】

1949年是中国近代史上惊天动地的一年,鏖战多年的国共内战,终于接近尾声。大局既定之际,国民政府仓促准备迁台,中共军队席卷大陆着手建立新政权新国体。而一批对国共两党均不满,也为两方所不容的失意政客与中间派知识分子,在此风雨飘摇的时刻,南渡香港。这个政治群体,在前中华民国副总统李宗仁与美国中央情报局秘密支持和筹划下,以港英殖民地为活动基地,高举反共反蒋的意识形态大旗,并坚持民主自由的政治主张,自我标榜为“第三势力”。一时间,“第三势力”在香港喧腾不已,甚嚣尘上。他们在美国的金钱资助下先后成立多个名称大同小异的集会团体,力图以此为框架构建坚实的政党组织,从而能在未来替代中共与台湾国民政府,成就中国政治前途的第三种方案。“第三势力”同时还出版和发行不同版本的期刊与报章杂志,誓与国共两党在香港这个政治与国际关系上处于灰色地带的场域争夺舆论的影响力和控制权。在这么多令人眼花缭乱的“第三势力”团体中,最具有实力和代表性的,则是由1951年前由张发奎,张君劢和顾孟余为领导核心所成立的“中国自由民主战斗同盟”(简称“战盟”)。

本周的分享会,则以“战盟”为轴心跟大家一起梳理香港“第三势力”运动的经纬始末。除了阐述“战盟”的一些具体的政治活动以外,我也期待能和大家共同讨论在美苏全球冷战格局和国共台海对峙的格局之下,“第三势力”为何能够兴起,却又为何到50年代中期时急剧衰落甚至最终消亡。更重要者,“战盟”及其背后的“第三势力”运动这个独特的政治现象到底说明了什么问题?它是东亚冷战本质的反映吗?它是香港在地缘政治上的特殊性的最佳体现吗?它是台海彼此斗争的工具吗?它是美国与台湾互相牵制的筹码吗?其实即使我本人对这个话题的理解也仍处在不断成长的阶段,不过我希望能通过这次分享会抛砖引玉,既和大家畅谈这段传奇又神秘的历史,也能起到集思广益的作用,加深我对这个领域的探讨和研习。

 

【主讲人介绍】

陈灏

原籍广东,在香港浸会大学修读国际关系本科后曾赴加拿大麦吉尔大学(McGillUniversity)攻读硕士学位,核心的研究兴趣由此落户在冷战东亚史。现今在剑桥大学历史系读博士一年级,师从战后中日关系史专家顾若鹏(BarakKushner)教授与英美外交史权威AndrewPreston教授,兴趣领域集中在冷战国际史背景下的台海关系,香港政局与亚非第三世界去殖民化团结运动。

【活动时间地点】

2017年6月24日 周六 14:00-16: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 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讲座录音:YouTube

讲座大纲:陈灏-冷战时期香港的第三势力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七期】日本的妖怪文化—段睿君

《相马旧王城》 歌川国芳 绘

【内容简介】

平心而论,奇灵精怪广泛的存在于各个国家地区的传说故事中。可贵的是,日本的妖怪文化时至今日仍然呈现出生机勃勃的姿态。相关的文化作品持续而稳定的被创作出来,充实并更新着日本妖怪文化的内容和范围。从雪女、河童、狸猫、座敷童子这样亲民的小妖怪,到酒吞童子、九尾狐玉藻前、大天狗这样的大妖怪,再到著名的平安时代阴阳师安倍晴明——不论对日本妖怪关心与否,大家或多或少都听说过一些。去年网易推出的风靡朋友圈的手机卡牌游戏《阴阳师》更是将日本妖怪介绍给了更多人。

2001年电影《阴阳师》,狂言家野村万斋 饰演 安倍晴明

记录日本妖怪的文献最早可以追溯到《古事记》、《日本书纪》、《风土记》等书籍中。之后的一千多年里,在这个号称有八百万神明居住的国家,日本妖怪以各种各样的形态活跃在各类形式的创作中。文学方面,古代有记录民间传说的故事集(如《今昔物语》、《御伽草子》等)和独立故事的传奇物语(如《竹取物语》等),近代有借传说神怪概念喻现世丑恶的芥川龙之介(如《河童》、《罗生门》、《蜘蛛之丝》等)也有热爱日本文化而改名为小泉八云进行创作的Patrick Lafcadio Hearn(代表作《怪谈》),还在世的作家中也不乏讲妖怪故事的好手们,如代表作为《阴阳师》的梦枕貘、代表作为《百鬼夜行》系列的京极夏彦等。绘画方面,历史上有一批为人熟知的浮世绘画家如葛饰北斋、歌川国芳、鸟山石燕等的创作奠定了流传至今大部分妖怪的基本视觉形象,现代则有画鬼五十年的妖怪痴——漫画家水木茂(代表作《定本日本妖怪大全》、《鬼太郎》等)。

2013年吉卜力工作室动画电影《辉夜姬物语》导演:高细勋

 

传统演剧和艺能中,妖怪故事更是一类重要的题材,如能剧中的《道成寺/安珍与清姬》、歌舞伎中的《四谷怪谈》、落语中的《皿屋敷》等。电影荧幕上,黑泽明(代表作《梦》)、新藤兼人(代表作《草野中的黑猫》、《鬼婆》)、小林正树(代表作《怪谈》)、沟口健二(代表作《雨月物语》)、安田公义(代表作《妖怪百物语》)等人进行了十分风格化的创作。随着漫画、动画业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荧幕形象诞生。时下,正在更新的动漫新番中就有两部将妖怪故事的的作品,一部是讲述少年与妖怪情谊的《夏目友人帐第六季》,一部是以生活在现代城市中的狸猫、天狗为主角的《有顶天家族第二季》。凭借着发达的文化产业,各类表现形式间的互动越来越丰富、频繁,一个成功的故事往往会以漫画、动画、真人改编电影/电视剧、游戏、小说等形式重复出现。关注不同形式文化产品的人群都有可能接触到同一故事,这更成为日本妖怪文化的现代传播的成功条件。(这里,以现代都市传说的形式出现的新妖怪暂不作讨论。)

 

 1972年木偶动画短片《鬼》 导演:川本喜八郎

 

值得一提的是,在近代涌现出来一批以妖怪为研究对象的学者。佛教哲学家、教育家井上圆了站在以科学的方法解释自然现象,以消灭妖怪迷信的立场上进行研究,著有《妖怪学》、《妖怪学讲义》(汉译者:蔡元培)。从事服饰研究的风俗学学者 江马务,著有《日本妖怪变化史》,他从历史学的角度对妖怪的形象变化进行分析,探讨了人的主观感情和客观社会存在变化的现象。民俗学家柳田国男,著有《远野物语》、《桃太郎的诞生》、《民间承传论》、《国史与民俗学》、《关于先祖》等,从民俗学的角度探究日常生活中相信的妖怪及其社会背景、妖怪信仰的传承与演变、对精神生活及社会生活的影响等。他认为妖怪故事的传承和民众的心理和信仰有著密切的关系,将妖怪研究视为理解日本历史和民族性格的方法之一。周作人曾把柳田视为给自己的思想体系之形成以绝大影响的少数杰出的外国思想家之一。然而所谓的“妖怪学”并不是一门学科,确切的来说应该是隶属于民俗学、社会学、人类学、民间文学、宗教学等研究领域下的一个小课题。1995年以水木茂为首的圈子成立了“世界妖怪协会”,则脱离了学术气,颇有一种爱好者协会的意味。现在的妖怪相关研究,除了传统的民俗学等领域,也进入到影视、动画等新兴领域。

 

《妖怪学讲义》 井上圆了 著

 

在日本的妖怪文化中,可以看到佛教、神道教等宗教影响,也可以看到其民族独特的纤细情感和微妙的幽默感。在夏日的午后,聊聊怪力乱神,是再好不过的清凉消遣了吧?

 

2011年动画电影《萤火之森》改编自漫画家 绿川幸 的同名漫画作品

【主讲人介绍】

段睿君

武汉大学建筑学学士,现UCL Bartlett MA Architectural History在读

 

讲座音频:YouTube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