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高原 第七十一期】新材料、新科技和新考古学:如何从青铜器研究中洞见未来―宦立旻

【内容简介】

我们考古人每次最先要澄清的就是“考古不是挖宝”,但考古学确实有这么一段专注于挖宝的“黑历史”。离开了挖宝,考古究竟还能干什么?在这个的日新月异的新时代,考古学家也忙不迭地搞出一个“新考古学”,那么新考古学究竟能否参与到社会对于当代乃至未来问题的讨论中来?

丹麦古物学家汤姆逊最先将基于材料的“三期论”(即石器、铜器、铁器时代)引入考古学中

我今天就和大家来聊一聊一个具体的问题,一个新考古学尝试帮助解释的问题,那就是探讨科学技术发展和物质材料变革背后的原因。对于科学技术这么个大课题,许多学科都有自己的切入点和研究体系,而考古学在这方面只能算是一个后辈。那么新考古学家们除了蹭流量之外到底能贡献一点怎样的学术价值?相信在今天的讨论之后大家就会有各自的答案。

铜冶炼技术在欧亚大陆的传播,新材料和新技术是否意味着一种社会进步?(Roberts et al. 2009)
现代澳洲原住民用可口可乐瓶打制的矛头,材料选择和技术迁移背后的动因是什么?

作为考古学家历来的传统,我们一直强调“透物见人”,也就是通过对具体物品的解读来诠释人类过去的社会。在关注科学技术的时候,我们也会自然地更多仰赖我们的这个强项。材料本身也是物品的一部分,一种新的材料是如何被人们接受,从而融入他们已有的物质文化中,这正是我现在正在进行的博士研究课题的一部分。我也很荣幸能有机会和大家分享我的一点体会和思考。从新材料和新科技出发,我想和大家聊一聊考古学除了帮助我们了解过去之外,能否也为我们了解未来打开一点思路。

【主讲人简介】

宦立旻,本科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物理系,从小为一枚不折不扣的“理工男”。在上海的金融圈混迹了几年之后,忽然对“人”这个题目产生了莫名的兴趣。有幸在数年前误打误撞成为了牛津考古系的硕士生,更是幸运地拜入了中国古代艺术与文化的大家杰西卡·罗森教授门下,至此便重回校园开始了简单而快(枯)乐(燥)的学术生活。如今正在牛津攻读考古博士,我的研究兴趣比较广泛,但都不离考古“透物见人”这个大原则。目前主要专注的是不同的物质文化和技术是如何在早期社会中迁移的。正在进行的博士论文题目是从材料的角度来探讨中国早期青铜器和青铜技术的起源和演变。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11月16日 星期六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 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报名链接: https://www.eventbrite.co.uk/e/81202465761

Continue Reading

【千高原 第六十六期】从“南海一号”潜探水下考古发展—赵哲昊

【内容简介】

1987年,广东台山海域,中英两国在合作寻找荷兰东印度公司沉船莱茵堡号的过程中,意外发现了一艘中国南宋时期的古沉船,命名为“南海一号”。以此为契机,水下考古行业在中国应运而生并迅速发展。

经过数次试掘,“南海一号”于2007年被整体打捞出水,迁至量身定做的阳江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并进行后续发掘、保护和展示。这既是水下考古的一次全新尝试,也是打捞工程的一个奇迹。历经三十多年的发展,水下考古研究的范围从最初的江河湖海水面以下沉船、居址、墓葬和码头,延伸到陆地上和海洋贸易有关的基础设施、生产设施及文化交流产物等,并逐渐发展成为一门跨领域的综合学科。

本次沙龙以“南海一号”为例,让我们一起揭开水下考古的神秘面纱,探索水下的考古发掘过程、应用技术以及最新成果。

【主讲人简介】

赵哲昊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馆员,参加了南海一号室内发掘。伦敦大学学院考古系博士在读,研究方向:全球化影响下的海上丝绸之路文化遗产保护。在红海做过水下考古,在撒马尔罕干过遗产保护,在大英博物馆做过志愿者讲解员。热爱文物事业,也希望社会更加了解文物考古行业,人人自觉参与到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来。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6月22日 星期六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 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本期沙龙收费:

General Admission: £9

Student Tickets: £6

 

报名链接/二维码:https://www.eventbrite.co.uk/e/63569049739

Continue Reading

【千高原 第六十五期】日本博物馆史的矛盾螺旋—陈旸

第一届内国劝业博览会的美术馆陈列(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内容简介】

日本博物馆系统的形成和发展自成一套体系,但关于这套体系的解读却长期处于西方主导的模式下。这次讲座希望能够从日本自身的历史和国情出发,重新解读日本博物馆系统形成的原因和结果。这个系统本身是矛盾的,它有着回顾历史的方面,也有着展望未来的目的,这两者最终指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同时也给全球博物馆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未来的参考。

日本博物馆的起源到矛盾体系稳固经历了大约400年。从16世纪开始,日本第一次遇见欧洲人,西方文化的进入让日本感受到了威胁并发起了长达200年的闭关锁国。虽然封闭,但长崎作为唯一的开放口岸让日本有选择性的吸收和排斥了西方知识。长崎在这个时期反映出了日本文化固有的中空结构。日本心理学家河合隼雄在《中空构造日本的深层》一书里提出了“中空”的概念,这个中空的区域在吸收外来文化的时候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它允许不确定的知识短暂的停留,等待着被选择性的吸收或者排斥的时候,当知识被筛选完成,它也就离开了“中空”。这个中空结构造就了日本文化的矛盾螺旋:科技高度发达的同时又无比的传统。在锁国时期,长崎就相当于“空”,它允许西方文化在此停留并被审查。此时的日本对于知识的审查还是有自主权的,直到“黑船来航”事件发生,美国直接威胁了日本领土安全。为了谋求生存,日本重开国门,幕府倒台,明治维新。

第二届内国劝业博览会的美术馆,后来变成了帝国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前身 (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明治维新时期日本实行全盘西化,博物馆和博览会系统被引入国内,但这个系统并不完全和西方一致。明治初期,政府认为“博物馆=博览会”,这一理解仍旧处于知识停留在中空区域未被筛选的阶段。随着日本与西方交流的深入,西方意义上的具有收藏和教育意义的博物馆模式逐渐在日本形成,中空的“博物馆=博览会”的概念也开始离开模糊的中间地带,慢慢分化成了“博物馆”与“博览会”的形式上的对立。这一对立的形成与政府提出的“考古利今”的概念有着密切的关系。“考古”指的是博物馆,它的目的在于保护文物和日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利今”是博览会,旨在促进工农商和国际交流,为的是促进本国经济。在展览模式上,“考古”的博物馆是长期的,有着自己完善的收藏品系统,而“利今”的博览会是临时的,它的展品都是当代的并且可以被购买的。前者的形式已经与西方博物馆系统达成了一致,而后者却形成了日本独有的展示体系,尤其是日本美术馆的产生,其唯一的例子是1926年建成的东京府美术馆。在东京府美术馆(现在是位于上野公园的东京都美术馆)建成之前,日本艺术家能够使用的展厅就是每一届博览会留下来的临时展馆,但这些展馆被连续的拆除和重建,使得艺术家们对拥有一个稳定的展览空间产生了巨大的渴望。在东京府美术馆建成之后,由于资金的缺乏和艺术家们从博览会养成的临时展览的习惯,让东京府美术馆最终成为了一个没有藏品的美术馆。至此日本博物馆系统的矛盾螺旋便完整的形成了,它有着收藏文物的博物馆也有了只为临时展览而生的美术馆。

没有藏品的东京府美术馆 (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到了1950年代,日本博物馆法颁布并加入国际博物馆协会。在西方主导的语境下,没有藏品的美术馆被放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上,因为它不符合博物馆法给出的收藏、保护和展示的规定,学者们批判它的存在给日本新兴博物馆树立了一个负面案例甚至并不能被认为是一个美术馆,比如于1951年开幕的神奈川县立近代美术馆,它没有藏品,并且由策展团队主导来决定展览计划。又比如2007年建成的国立新美术馆,它在没有藏品的同时,成为了东京都美术馆的分支,继续行使着服务日本画坛的职能。但这类没有藏品的美术馆是有藏品的,只不过它并不是在收藏一件一件的物品,而是一个又一个见证日本艺术发展的展览。

日本博物馆系统的矛盾对立给全球博物馆研究和展览研究都提供了一个独特的参考,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传统意义上的博物馆逐渐向没有藏品(或收藏展览)的博物馆的方向的转移也逐渐开始成为可能。

【主讲人介绍】

陈旸

莱斯特大学博物馆学在读博士,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学院展览学硕士及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策展与收藏硕士,本科毕业于厦门集美大学美术学院。

长期出没于各种展览和博物馆,不定期出访日本,哲学爱好者,自由摄影师。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6月16日 星期日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 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本期沙龙收费:

General Admission: £9

Student Tickets: £6

报名链接/二维码:https://www.eventbrite.co.uk/e/63173774460

Continue Reading

【沙龙笔记 · 关于库布里克,我们聊了很多】

在第六十四期沙龙里,我们很荣幸请到电影记者Tilda李思雪来和大家分享关于库布里克和他的电影艺术生涯。关于沙龙的内容简介,详见【千高原 第六十四期】斯坦利•库布里克:大师中的大师—李思雪。在沙龙的后半部分,在没有库布里克的死忠粉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围绕这位影坛巨匠聊了许多。也把一些精彩的对话做了记录,感谢陈小熊同学的辛苦整理。

首先给不够了解库布里克的大家提供一份由主讲人分类的库神作品序列

早期剧情片探索:

•《恐惧与欲望》Fear and Desire(1953)

•《杀手之吻》Killers’ Kiss(1955)

崭露头角阶段:

•《杀手》The Killing(1956)

•《光荣之路》Paths of Glory(1957)

•《斯巴达克斯》Spatacus(1960)

•《洛丽塔》Lolita(1962)

未来三部曲:

•《奇爱博士》Dr. Strangelove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1964)

•《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1968)

•《发条橙》A Clockwork Orange(1971)

后期类型拓展:

•《巴里·林登》Barry Lydon(1975)

•《闪灵》The Shining(1980)

•《全金属外壳》Full Metal Jacket(1987)

•《大开眼戒》Eyes Wide Shut(1999)

 

观众提问

  • 影评人都看一些什么电影?

如果我不需要工作也不需要写评论的话,我其实也看很多商业电影,包括复仇者联盟这种片子,也都可以在其中找到一些文化意义,主要还是看目的是什么吧,如果需要写评论,真的要在电影院里面一边看一边记一些笔记。

  • 库布里克在在电影制作过程中有没有商业的追求?

当然有。他每次商业失败都很沮丧的,我觉得他是一个很注重外界反馈的人,他的每一条纪录片都是在工作室里剪好,做好不同语言的字幕,然后发到全世界各地,他是真的很希望观众以他想要的方式看到这些作品。所以我其实有点难以想象,如果他活在DVD和流媒体的时代,其实是会很沮丧的,如果不是电影的话,观众看不到他想让你看到的,在大荧幕上那种chemistry的效果。

  • 库布里克的电影一直都不太大众

他其实很幸运,能平均7到8年才生产一部作品,同时也跟华纳兄弟走得很近,我觉得华纳高层也很珍惜天才。库布里克当时也是一个功成名就的状态,他每个作品都受到大众和评论的关注,所以片场最后也没有对他施压,也一直在补充他的资金,他延期什么的都没有太限制。

  • 库布里克这样一个有名的导演却没有把各大奖项拿个大满贯?

他那时候有大师的地位,也有票房承诺的作品,比如《2001太空漫游》是那一年的票房冠军,也为他赢得了他这一辈子唯一一个技术奖,最佳特效奖,还是跟别人一起得的。在designmuseum的展览中可以看到那个奖杯。这样一个电影大师,他这一辈子其实只得过一个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奥斯卡。你说他是艺术电影,但是他又是类型片,他有票房成功也有惨败的时候。他不断去做电影的实验去挑战观众的底线,去挑战评委的认知。

  • 库布里克这个人很难伺候吗?

他本人是一个很刻薄的人,你看他那些纪录片资料,他真的是用一些非常难听的话,写给他的工作人员,写给没有达到他要求的人。我虽然崇拜他,但是如果他活着,我并不想跟他一起工作,我觉得他是一个很难搞的人。我又想起了一点是《2001太空漫游》这部作品,是他跟一个很重要的科幻作家亚瑟·克拉克他们两个一起合作的。亚瑟·克拉克后来把这个剧本出了一本小说,这个小说当中他对黑石碑是有非常明确的定义的,这是一个由远古的外星种族创造的,能够让无机体变到有机体,再变到纯粹能量形态的这么一个存在,它是给黑石碑一个非常明确的定义的。库布里克当时就写信骂他,说你不要写的这么清楚,你用小说来解释我的电影文本,这是一个很愚蠢的行为。我觉得他就是想留下很多的线索,很多的符号,留给你自己去把玩,阅读,感受。

  • 观众自身的背景会不会影响他们对电影的解读?(有时可能会过度解读?)

我觉得解读者的立场、视角和文化背景,绝对会对你怎么看待这个文本是有很重要的影响。但是问题也像我刚才说的,我觉得作者创作完之后,这个文本就放在那,我觉得不存在过度解读。你但凡是一种解读,不管你原本的创作者有没有来证实这个观点,它其实都是你对他文本进行创作的一个过程。只要你能够自圆其说,只要你能找到足够的证据来证实自己的观点,我觉得这就是解读的乐趣,它就是一种合理的存在,不管它原本的创作者认不认可这个内容。

  • 库布里克后来到英国发展是为什么?

一个实际的原因是他要在华纳兄弟的工作室拍片,所以他就过来居住,后来他就很喜欢英国乡下那种静谧的生活,也想有一点想远离好莱坞名利场的纷争,所以他就把家人也都搬过来,在家里工作,所以后来他突然去世之后,所有的手稿都保存在了家里。

观众随访

电影爱好者:

我之前跟朋友去BFI看了《发条橙》,看完后觉得这个电影讲了很多很多的内容,我不知道自己理解的是一个怎样的程度,所以就想来听听看别人是怎么看的。听完这个讲座我觉得越来越了解这个导演,主讲人Tilda说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这个导演也不希望有一个统一的解释。(后续:听完讲座后我看了《大开眼戒》,带着主讲人的解读去看这部电影,还看了很多影评。这个讲座更多对我来说打开了对一个导演的认知,开始希望了解这个导演的作品,就像一场探索之旅的开始,所以我每次来沙龙都是觉得大开眼界,嘻嘻。虽然我太不提问,但讲座激发了我的思考,多好啊)

难以描述的电影相关专业人士(圈儿,溪桐,Yali):

遇到了三个称自己为“做电影但不看电影的人(大笑)”。她们正在学习“难以描述的电影相关专业”,比如戏剧表演和电影布景专业,同时也在运营一个电影相关的公众号,这次来参加讲座最大的感受是“挺好的,都了解了一遍,很多片子都不用看了”哈哈哈哈哈哈。有一位还做了讲座笔记,她对主讲人Tilda提到的电影周边很感兴趣,比如电影纪录片,电影制作流程,以及很多电影文本以外的东西。另一位观众也提到,主讲人Tilda在介绍库布里克的电影过程中埋了很多的线索,每个线索背后都是一连串的人物和故事,感兴趣的话可以自己回家之后慢慢探索。

资深电影业内人士(***):

好的电影是就像是一个历史照片,照片本身可能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它记录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照片里的很多细节都投射到更加广阔的历史背景和社会背景,这也是电影很重要的价值。但有很多电影是局限在自己讲的故事里,故事讲完了就结束了。(主讲人Tilda在讲座中提到了库布里克在16岁时为杂志《look》拍摄的一张照片,一位忧伤的报摊老板,旁边是罗斯福去世的头条报道。这张照片里既有人物的情绪,也有重大历史事件作为背景,提供的信息有很丰富的层次)

资深电影业内人士(三十):

主讲人Tilda提到了库布里克引起的争议,但没有展开讲,我觉得这是库布里克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注:主讲人Tilda提到了《洛丽塔》上映之后遭到的批评和抵制)《2001太空漫游》刚发行的时候,《纽约客》一个很有名的女影评人宝琳·凯尔(PaulineKael)写了一篇长文《垃圾,艺术和电影》,她认为这部电影非常糟糕,用很多高价的特效和精美的制作去赞美死亡,这篇影评后来也激起了很多评论。(这篇文章目前收录于凯尔1994年的影评精选本《供收藏》,感谢三十提供的线索,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把文章找来读一下。)

来自电影特效人士的实力吐槽

(你看电影的时候会分析它的特效吗?)会啊,怎么改都已经想好了,布景要是有哪个地方打光有点奇怪,或者虚焦什么的,我就只顾着找光源在哪里了,主线剧情都跟不上。我现在也尽量少看特效电影,多看一些什么特效都没有的写实电影,干扰会少一些。

影评背后的故事(*** & 三十):

我个人其实不太看影评,太主观了,揣测的东西太多了。电影里的内容很多时候不是导演做的决定,是需要照顾各方面的压力,但因为导演是这个电影的一个代表,所以大家都会觉得所有的觉得角色都是导演做的。其实导演也很冤。我们自己做电影的时候知道,其实电影开始做的时候谁都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想法,要怎么去做,比如《头号玩家》这个电影,很多决定都是由设计师或者实际做镜头的人,一点点磨合出来,到最后导演是会有一个把关,进行一些小的改动。结果影评就开始写,这个创意怎么样,体现了导演的什么想法。从我们做电影的角度来看就更明显了,其实就是一个错误的解读,但是恰恰这种解读又挺被大众接受的,读者就会觉得导演确实是这么想的。真正优秀的影评人应该是十分了解这个行业的,他们同时也是记者。Tilda比较厉害的是,她以前也有记者背景,眼光比较尖锐,相当有观点,我们也是看了她的影评之后认识了她。

Tilda怎么说?

  • 你是从什么时候对电影开始感兴趣的?

很小,初中或者高中的时候。印象最深的第一部电影是上初中的时候《指环王》。高中的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想做电影这个行业,但是当时又还没有下定决心要去考电影学院或者什么的,就没办法完全commitment这件事情,最后还是学了一个世俗主流意义上比较“正常”的专业(新闻专业)。我家里也没有人搞艺术,所以其实是就没有去做电影创作。

  • 你觉得记者的经历对你的影评有什么影响吗?

我觉得调研是件挺好玩的事情,你资料看得够多,就不是很难写。还是个人兴趣的问题。我觉得现在影评的门槛很低,就是谁都可以在网上去写,如果你写今天吃完饭去看了个电影,我觉得确实太私人化了,大家能从中得到的信息和观点什么的,对于我来说就没有那么大的参考价值。

  • 好的影评长什么样?

我觉得还是要懂电影语言,最起码你不能光说这个故事讲的是什么,因为我觉得现在我看公众号很多时候觉得都在复述剧情,但你是觉得观众看不懂剧情在讲什么吗?为什么要再讲一遍?你可能还是要懂一点电影语言,你要懂一点电影史,然后你要懂一下产业和实际制作方面的内容,其实你是在帮观众进行一个市场细分,如果你喜欢这一类的电影,你可能也会喜欢这部影片,其实它是起到一个引导和导流的作用。这其实还是一个蛮严肃的职业,并不是说随便大家喜欢电影就可以写,但国内媒体空间对严肃影评也很不友好。

如果大家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库布里克的创作和生活,这里是第二份清单:

•《斯坦利·库布里克:电影人生》(Stanley Kubrick: A Life in Pictures, 2001)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Filmworker, 2017)

•《斯坦利·库布里克的盒子》(Stanley Kubrick’s Boxes, 2008)

•《回忆库布里克》(Kubrick Remembered, 2014)

•《遗失的库布里克》(Lost Kubrick: The Unfinished Films of Stanley Kubrick, 2007)

•《库布里克的奥德赛》(Kubrick’s Odyssey: Secrets Hidden in the Films of Stanley Kubrick, 2011)

•《制造<闪灵>》(Making ‘TheShining’, 1980)

•《曾几何时…发条橙》(Once Upon a Time … A Clockwork Orange, 2011)

再次感谢主讲人和所有参加本期沙龙的朋友们

欢迎大家在留言区继续聊点有的没的:)

难道你真的没看过库布里克吗?

 


千高原伦敦文化沙龙,
是一个灵感碰撞,思想交流的多元性平台,
定期举办多种形式的讲座,参观,聚会等活动。

往期活动记录请见沙龙网站:
www.qiangaoyuan.london

欢迎关注订阅沙龙最新消息:
微信:qiangaoyuanatp
微博:伦敦文化沙龙_千高原
豆瓣:千高原

Continue Reading

【千高原 第六十四期】斯坦利•库布里克:大师中的大师—李思雪

【内容简介】

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在我对电影多年的喜爱和研究中,几乎是唯一令我顶礼膜拜的大师。甚至有人说,电影史分为“库布里克之前”和“库布里克之后”。

纵观浩浩一百年的电影史,在中文互联网语境中被“封神”的电影作者有三位:“卡神”詹姆斯·卡梅隆,“诺神”克里斯托弗·诺兰和“库神”斯坦利·库布里克。而如果你对电影理论研究和评论写作稍有涉猎,会发现前两者的作者性完全在可以被归纳总结、结构解构的范畴之内,其文本的复杂性有限且有迹可循。况且前两者又是较为圆润通融的商业片创作者,注重与观众建立对话,目前仍处在创造力的巅峰时期。而库布里克在1999年3月7日去世之后,伴随着这位电影大师的谢幕,他的作品价值也逐渐被盖棺定论。有趣的是,“卡神”和“诺神”也分别在媒体报道中致敬了库布里克,肯定其对自己影像创作的影响。

库布里克一生只拍过13部剧情长片,几乎每一部都引起了公众的高度关注和舆论的轩然大波,《洛丽塔》(1962)被天主教会禁映;《发条橙》(1971)上映之后有青少年模仿片中行为造成恶劣的凶杀事件;《2001:太空漫游》(1968)从试映时的两百人抗议到最终影响了后世大多数科幻作品,这部作品为库布里克赢得了一生中唯一一座奥斯卡奖——最佳视觉特效奖,而他本人并未出席颁奖典礼。

然而,这13部作品每一部都如同电影艺术桂冠上的明珠,是思想深度和视觉探索的某种谨慎又大胆的结合。这13部作品序列探索了科幻片、恐怖片、爱情片、战争片、宫廷年代剧、黑色电影等等丰富的电影类型,库布里克为他所触及过的类型增添了自己的一笔,也为20世纪的电影史做出了巨大贡献。他本人以摄影师出身,精通电影摄影、配乐、布光、视觉特效等技术层面,是名副其实的电影全才。

《大开眼戒》(1999)首映后的一周,库布里克在睡梦中辞世,享年70岁。这位传奇性的电影导演,始终对自己的私生活保持低调。我在2008年左右接触到《大开眼戒》和库布里克,可以说他让我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那讽刺又悲凉的底色。2014年在中国电影资料馆,我在大银幕上第一次观看《2001:太空漫游》和《巴里·林登》(1975),诚然那也是一次“大开眼界”的视觉体验,我觉得自己第一次观察到了这位大师对人类终极命题的追问和思考。而直到两周前,我才在BFI的回顾展上,第一次正襟危坐地观赏《发条橙》和《闪灵》(1980)。

人们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纪念这位伟大的电影作者,香港及北京百老汇电影中心毗邻的书店,便以他的名字命名。今年正值库布里克逝世20周年,伦敦也举办了相应的纪念活动,英国电影协会BFI的库布里克回顾展,展映了包括他未完成的项目作品《人工智能》(2001),以及受其影响的后世作品。The Design Museum举办了配套展览(从4月 26日开始),收录了包括《闪灵》、《大开眼戒》、《全金属外壳》(1987)等等一系列作品中的道具、手稿、幕后片段等。

库布里克影片的多义性和文本的丰富性为解读提供了空间,其指向不明确的符号和象征几乎可以达到“神秘”的境地。我几乎是反复观看他的作品,试图找到蛛丝马迹,完成我的自圆其说。这一次,我将着重引用《2001:太空漫游》、《闪灵》和《大开眼戒》三部影片文本,希望与已经了解影片内容的你,共同交流。

【主讲人介绍】

李思雪

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硕士,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电影策展学硕士,本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自由撰稿人,电影记者,北京电影学院客座讲师。

杂食性影迷,电子游戏玩家,流行文化爱好者。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5月4日 星期六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 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本期沙龙收费:

General Admission: £9

Student Tickets: £6

 

 

讲座视频【YouTube链接

讲座ppt。64. Presentation Kubrick

 

 

Continue Reading

【千高原 第六十一期】从西班牙黑绣到苗族挑花—吴迪

友情提示:

从第六十一期沙龙开始,参加活动需在网上提前报名,凭票入场。报名链接请见文末。

【内容简介】

既然我们身处英国,那么故事就从500年前英国人最爱谈论的黄金年代——都铎王朝讲起吧。亨利八世的第一任妻子,从西班牙嫁过来的Catherine of Aragon是刺绣好手,有不少说法说是她把黑绣带入了英国,不过其实早在她之前黑绣已经在英国有迹可循,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The Canterbury Tales)里就有提及。但确实Catherine带动了这种特别的刺绣在整个宫廷的风靡,我们从亨利八世的御用画家Holbein的一幅接一幅的贵族肖像中就能见到许许多多黑绣的踪迹。刺绣其实也是伊丽莎白一世的隐藏技能,所以在她的年代黑绣发展出了更多的风格形态。

在亨利八世与Catherine离婚之前,黑绣是被叫做“西班牙黑绣”的,而当时的西班牙南部刚结束了长达近八百年的伊斯兰(摩尔人)统治,所以黑绣与伊斯兰文明息息相关,我们一路往南从西班牙到摩洛哥就会发现,现在的菲斯老城到处都还能见到类似黑绣的“菲斯刺绣”。若我们再在北非的土地上往东走一些到达埃及,中世纪的遗迹中竟然就有黑绣的身影,现藏于牛津Ashmolean的三千多件埃及马穆鲁克时期(12-1500左右)的刺绣中很大部分用的就是同一种针法与表达。而在曾经连接欧洲与东亚的丝路中途、比如巴勒斯坦,我们也能在他们的传统刺绣中找到类似的工艺。

继续往东,到达丝路的起点中国,存留在云贵少数民族中的挑花有些与黑绣如此相像,这只是同属数纱绣的巧合还是有我们不知道的交融与传播?挑花中常用的十字针法、也就是后来有点被玩坏了的“十字绣”,其实在花溪姑娘的手中能够美不胜收呢。而十字绣的来历,国际上不少织染绣的学者认为是唐朝的时候从中国经由印度到埃及再传入欧洲的,这种说法其实不是没有依据的,因为确实“戳纱绣”或者“纳纱绣”是我国非常有历史却不被大众所知的工艺。最后,我们来探讨下这种古老刺绣工艺在当今的生命力,看一看它在当代工艺、设计与艺术中的可能性。

此次分享,希望借由一种特别的刺绣工艺,和大家一起横跨大半个地球,也从穿梭时代,一点一点追寻文明悄悄留下的足迹。

【主讲人简介】

吴迪(社交媒体上叫didi wu),本科毕业于香港大学新闻系,也持有英国雷丁大学地产测量学硕士学位,在香港商界工作多年、但这些都感觉是前世了:)2014年赴京都,用一学期时间学习了絣织、终于确定了自己喜爱编织、并决定以此为今后的道路,2015年到达伦敦于Chelsea College of Arts学习了一年textile design后转到Prince’s Foundation School of Traditional Arts攻读传统艺术硕士,同时三来年多来也一直都在Royal School of Needleworks学习刺绣技法,去年完成硕士学位后一边自己做创作一边也接相关的工作。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3月9日 星期六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本次活动不收费。

报名链接:

https://www.eventbrite.co.uk/e/57983430000

Continue Reading

【第五十六期】神物去国:大英博物馆里的中国历史—傅益东

【内容简介】

作为全球最大的博物馆之一,大英博物馆自1753年成立以来,便热衷于收藏各国文物。目前有超过23000件来自中国的藏品。自18世纪始,这些文物通过捐赠、购买、盗取、抢夺等方式源源不断进入大英博物馆:这其中既有现存最早的国画《女史箴图》和最早的雕版印刷品《金刚经》;也有来自宋代五大名窑的精美瓷器和元代青花云龙象耳对瓶。透过这两万多件文物,我们可以从天青汝窑里看到古代匠人的巧夺天工,从敦煌文书里看到丝绸之路的漫长古道,从永乐大典里看到大明王朝的昔日荣光,从乾隆瓷器里看到天朝盛世和万国来朝,从《女史箴图》里看到首都沦陷和生灵涂炭……今天,在大英博物馆的33号展厅,从新石器时期的“夫礼之初,如诸饮食”,到新中国的“Tradition is like a river, it always flows towards new ground”,历史所迈出的每个脚步都在历朝精品文物上留下了深厚烙印。

在大英博物馆成立以来的两百多年间,英国从北海中一蕞尔小岛发展壮大为“日不落帝国”,之后由盛转衰、光辉不再,从称霸世界到回归欧洲。而中国则从“天朝上国”沦为西方列强宰割对象,历经百年屈辱、尊严沦丧,之后又逐渐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回顾这段历史,任何文本阐释均难免有主观色彩,而静止的文物则相对客观。“前人已逝去,旧物仍从容”,大英博物馆里的每一件中国文物,都能勾起我们对过往历史的回忆。希望透过考察这些静止的文物,我们可以对国家辉煌历史多一份温情与敬意;亦得以较为客观地回忆那些不堪往事,体会当时国家在面对强敌时的无奈、无力;从而珍惜当下和平生活,思考我们自身与过往和未来的联系。

感谢乐人提供这个机会!11月3日,我在千高原“以物述史”,有幸和大家一起探寻历经千百年沧桑变幻的历史文物,藉此对过去有所了解,对今天更有信心,对未来充满期待。

【主讲人简介】

傅益东,南京大学-伦敦国王学院联合培养博士生,研究方向为英国史。

【沙龙主人推荐】

关于大英博物馆里的中国藏品,沙龙的老朋友们可能会想到之前连讲两期的瓷器专题。好在中国藏品种类丰富,让我们这次可以聊些瓷器之外的东西。益东是个“澎湃系”的历史研究者,讲话自带high点,所以大家不用怕听着沉闷枯燥,放心来,欢迎大家。

沙龙主人

乐人

【活动时间地点】

2018年11月3日 周六  14:00—16: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讲座视频:YouTube

Continue Reading

【第五十一期】最后的香格里拉: 不丹的佛教艺术—建筑、壁画与服饰

【内容简介】

作为宗教美术史博士学业的一部分, 2018年早春,我经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抵达了不丹。

这是一个备受非议与想象的国家。尤其是在近几年领土争议之后,中文世界里就鲜见对其相对客观和及时的报道:“一场谎言,一个骗局,荒蛮落后民风刁蛮” ,或是“最后的香格里拉”,“最幸福的地方”。

在不丹的六个月间,我和十位来自美国与欧洲的国际学生在首都廷布的一所大学里,与当地的同学共同学习和生活。期间除了不丹西南部的两座最重要的城市帕罗和廷布,我还走访了哈阿(Haa), 普纳卡(Punakha), 通萨(Trongsa), 旺杜波德朗 (Wangdue Phodrang), 布姆唐宗(Bumthang),三十余个寺庙。在不同场合见过不丹国王吉格梅·凯萨尔·纳姆耶尔·旺楚克两次,一次有幸与其交谈。并在帕罗的国家博物馆,协助策展人Phuntsok Tashi堪布进行新博物馆的策展与重新开幕,并得以对其馆藏有相对详细的考察。

六个月间,尽管仍然感到生活的不适与学习的压力, 我从未对于这里奇美诡谲的山川,敦厚而奇特的民风, 独一无二的文化感到厌倦。然而在惊叹于这里历史的浓度的同时,我也目睹着这样一个夹在两个大国之间的小型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的冲击和经济发展的压力之下,非常迟缓而费力的平衡着传统与当代, 宗教与世俗的关系。

世界在变,不丹也不能幸免 ,不免想到陈粒的一句歌词:“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 对于个人如此,对于一个民族,一个文化体又何尝不是如此。

作为一个孤独的,也是年轻的文化学者,写论文既是生活的常态,也是羞涩地表达内心的途径。因此我不吝惜把这些在不丹稚拙的想法和大家分享出来,希望能够与大家共享目睹伟大艺术时的欣喜与甘美。

【主讲人简介】

子懿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宗教美术史博士候选人

【活动时间地点】

2018年8月19日 周日  14:00-16: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Continue Reading

【第四十九期】带着方志游英国:英国方志文化漫谈—陈日华

【内容简介】

方志,是记载某一地方的地理、历史、风俗、教育、物产、人物等情况的书。方志学,是专门研究地方志的产生和发展规律的学科。研究领域涉及到地理学、历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等多个学科。人在英国,闲暇之余除了欣赏自然风景,更是领略历史与人文精神。方志就是我们了解英国历史文化的一个重要途径,它记载了传说神话、地理地貌、庄园村庄、历史名人以及古物古迹。本期沙龙我们就从16世纪英国开始编写的方志讲起,领略英国的方志与古物文化。

【主讲人简介】

陈日华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中国英国史研究会理事。主要研究16-18世纪英国方志与古物,2014-2015年在伦敦大学历史研究所访学。

【沙龙主人推荐】

我是在两周前的一次讲座上经朋友推荐认识陈老师的,听陈老师介绍才知道南京大学的历史学院是国内研究英国历史的中心学术机构,96年的时候就启动了“南京大学英国与英联邦研究中心。”这次趁着老师来英国学习的短短半月时间,硬着头皮把他请到客厅,非常感谢陈老师愿意慷慨分享。因为周三是陈老师回国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希望大家尽量不要迟到影响沙龙进行,谢谢。

沙龙主人

乐人

【活动时间地点】

2018年8月8日 周三  19:30-21: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讲座视频:YouTube

Continue Reading

【第四十七期】汉服:历史与历史想象,2003-2018—沈方晴

【内容简介】

不同于十年前刚刚被推上舞台时的冷僻,如今“汉服”作为一个名词已经走入了大众视野。然而相对于这个词汇的高频出现,它所指代的服饰本身却面目模糊。

最初,这一新千年的发明试图塑造——或者按照汉服爱好者的史观,旨在复兴——汉族的民族服饰:一种纯粹、传统、未经满族统治污染过的“真正的汉人的衣服”。这一概念的先行者们,以大汉之风、溪山琴况、天涯在小楼为代表,取诸华夷之辨观念和儒学中衣冠礼仪的书面记载,通过汉服这一物质载体,在青少年群体中重构了原本涣散透明的汉民族意识。

随着汉服的商品化,乘着淘宝的快车,其设计迅速推陈出新——既认真反观古代服饰研究,也积极拥抱当下大众文化,而二者都逐渐偏离原本的汉服定义。正是这一时期,汉服衍生出了许多周边产品与形象,比如散发的立领少女,比如圣诞节主题红鼻子鲁道夫补子汉服,比如汉服娘。

在熙熙攘攘的传统文化复兴浪潮中,唯有汉服,左脚承接影视剧的传统,右脚探索亚文化的圣域,头顶着民族主义的幽魂,双手持着历史与文化的真理之剑,独行于众陈陈相因的国学国粹间,颇具后现代精神。

在这期讲座中希望通过追溯汉服设计的变化(汉服的历史),以观察汉服爱好者群体的观念变迁与知识的生产和传播的方式(汉服爱好者的历史想象),进而就网络与碎片化时代的历史重构进行一些微小的讨论。

纯粹个人偏见,没有学术深度。请多多批判斧正,谢谢大家。

【主讲人简介】

沈方晴

皇家艺术学院设计史研究生。

纯兴趣领域涉猎较广,推理与武侠小说,音乐剧,以及中国服饰史爱好者。

【沙龙主人推荐】

这是方晴在皇家艺术学院的毕业论文,怎么会像她说的没有学术深度呢。总觉得方晴像是从古代穿越来的少女,出口成诗,才情满满。这是第二次请她来开讲,其实按照她的知识量,讲个四五期也不为过。这期沙龙我想大家不光可以了解关于汉服的知识,也能看到一个研究设计历史的学科是如何展开的,也算一种新技能的打开方式吧。

沙龙主人

乐人

【活动时间地点】

2018年7月22日 周日  14:00-16: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