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高原 第六十八期】浅谈在英华人社区家庭暴力研究的困难―伊嘉佳

【内容简介】

 

“家庭暴力的起因到底是什么?” “What is the problem?”

“家暴男和受害者都有什么特点吗?” “How did that happen?”

“为什么受害者会离不开家暴男?” “Why can’ t she leave him?”

 

以上三个问题,可能是生活中常见的讨论家暴案的方式。总结来说,就是起因、特点和选择。

 

根据国际健康组织发布的数据表明,在全球范围内,每三位女性中,就有一位会在一生中经历亲密伴侣暴力或者来自非伴侣的性暴力:

亲密伴侣暴力的经历,会给女性的精神健康和性健康带来极大的影响,甚至严重影响了妇女的死亡率:

英国的反家暴妇女组织Women’s Aid 在2019年的报告表示,家庭暴力对于受害者身体以及情感上造成的伤害,在每年会给全社会带来660亿英镑的损失。英国儿童保护机构(NSPCC)的一份研究表明,生活在家庭暴力环境中的儿童,多达半数会有睡眠问题,三分之一会认为自己需要为家庭暴力负责。对家庭暴力代际传递的认识,更是提高了社会对于儿童保护工作中对于家庭暴力的警惕。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的英国反家暴运动,打破了长久以来对于家庭暴力的固有认识:家庭内部问题被认知为社会问题,家庭暴力不再是特定的人群的特定经验,而是普遍存在的现象。近五十年的抗争历史也为英国建立了一个较为完善的反家暴机制,而这个机制的一个特点就是多机构联动,以保护受害者以及儿童的安全和健康(Safety and Wellbeing)。在今天的英国,家暴受害者可以通过接触医疗机构、学校、警察、社工以及反家暴组织等途径来保障自己的安全与健康。

 

然而,根据大都会警局提供的数据,自2003年到2018年,华人女性的报案率保持低迷:

反观在伦敦生活的华人人口的不断增长,我们不难看出问题:

综合两表,在2011年,在伦敦生活的华人有124,300,但警方纪录的家暴案件仅有145起,报案率低于0.12%。

 

虽然针对少数族裔妇女的家暴经验的研究,已经让研究者意识到了移民身份、语言、社区和文化差异对于妇女面对暴力的脆弱性的影响:移民经历往往导致了支持网络的缺失;语言能力限制了移民女性的信息来源;社区的组织形式和封闭型也会导致女性难以接触到反家暴服务;文化中的性别刻板印象对于女性的迫害。然而,由于缺乏对于在英华人女性家庭暴力经验的研究,我们无从去探讨这些因素是如何塑造她们的生活体验。

 

对于华人女性声音的发掘与记录,会是现阶段研究的重点。我们面对的,将会是这样一组问题:如何辨识与认识华人女性面对家庭暴力时的脆弱性?即便是在今天的英国,特别是对于华人女性来说,还有什么在限制受害者/幸存者的选择和自由?如何能够使她们的体验不再边缘化?

 

本次沙龙,我想要用一点点理论和来自田野调查的工作经验和案例分析,聊聊为什么起因、特点和选择的讨论方式,不足以帮助我们认识家暴。

 

【主讲人简介】

伊嘉佳

埃克塞特大学人文地理系博士二年生,博士论文研究方向为在英华人女性家庭暴力情况,现在正在唐人街一间处理妇女问题的华人机构做田野调查。我在本科时期对性别研究产生兴趣,在SOAS读研时开始关注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VAWG)。带着希望能够通过我的博士研究,挖掘和纪录被边缘化的华人女性的声音,为改善针对华人社区的反家暴服务献一份力。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7月14日 星期日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 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本期沙龙所有门票收入将捐赠给伦敦华人资料中心,用于支持机构为在英华人社区反家暴服务做出的努力

General Admission: £9

Student Tickets: £6

报名链接/二维码:https://www.eventbrite.co.uk/e/64788939462

Continue Reading

【千高原 第五十九期】Gender History究竟是什么?—耿瑜舒

【内容简介】

有很多时候,一个字你写了很多遍以后会突然发现,这字我似乎根本不认识?!

比如Gender这个词。我本来以为我知道它的意思:性别。

然后呢,从历史系毕业后,我去念了一个Gender Studies(性别研究)的学位。当我试图告诉我父母我到底在学什么时,我发现我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中文词汇来形容gender,“性别”也好,“社会性别”也好,似乎都不能很好的表达出Gender这个概念的复杂和多样,并有简化这个词背后的诸多争议的危险。而这个概念又被如此广泛的应用着,从填各种表格时的选项,到社科人文学术界把它当作一个有用的分析工具。

“Gender”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这个概念的历史是怎样的呢?Gender History又是在探讨些什么样的问题?女性史(Women’s History)和Gender History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的?Gender,作为一个源于英美语境、与英美二十世纪的女权主义运动有紧密联系的概念,在用于分析一个非西方语境时,又会带来那些挑战?

这次讲座想和大家探讨这些问题。感谢乐人的邀请,作为一个常年卡在学生心态里的人,越读书越感叹自己的浅薄,虽然拿过相关的学位,丝毫不认为自己在Gender这个问题上有任何权威。(但是呢,2019年的新年愿望是学会“不行硬上”……)

Gender这个概念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启发,但我自己本身仍然有许多困惑和不解,也希望借此机会可以和大家交流一下,如有谬误,提前致歉并请多多指教!(真挚鞠躬)

【主讲人简介】

耿瑜舒

(请叫我苏三!)

剑桥历史系博士生在读。

杜伦大学历史系本科和硕士,剑桥性别研究硕士。

(一定要加上Durham因为我对它爱的深沉且顺便寻找校友),主要关注晚清民国时期的女性史研究。博士生活的日常就是感叹书是看不完的(而我是蠢的)。

【沙龙主人推荐】

在2018年的大事件列表里,必定少不了#metoo运动。当那些新闻头条渐渐被遗忘,这场跨越不同地区不同文化的大讨论到底能为我们(并不仅是女性)留下些什么,我想答案因人而异。但在我们习惯使用“#metoo”这个标签去代表一些性别议题之前,先将基础的性别研究做一下梳理,也许可以帮我们理清自己的思路。感谢Susan愿意来沙龙和大家一起聊一聊这个话题。

另外,这次的主题是Gender History而不是Women’s History, 性别话题也不是女性吐槽大会,所以我非常期待听到不同群体的各种声音。

情人节快乐。我们下周六见。

沙龙主人

乐人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2月23日 星期六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Continue Reading

【第四十六期】痛经到底有多痛?女性疼痛的指向与身体政治—詹非菲

【内容简介】

2017年8月31日晚,产妇马茸茸在陕西省榆林市第一医院坠楼身亡。事件真相无法还原,一说是产妇无法忍受顺产痛苦,但家人拒绝剖腹产,导致疼痛难忍而跳楼。但无论视角如何切换,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产妇本人并没有身体自主权,她对疼痛的表达可以被轻易推翻。换句话说,就是决定你疼不疼的不是你本人,而是那个有话语权的人。

 

到底是谁在为女性的身体赋权?如果女性的疼痛作为一个能指存在,其所指是否有真正明确的指向?这则社会新闻是一个引子,作为一个刚起步的文学研究者,我无力为社会隐疾开出药方,但力图通过对文学作品的解读,找到女性自我表达、争夺身体自主权的种种可能性。

 

身体是一种建构。如福柯所言,身体带有具体的文化属性,是一个展现价值观与意识形态的场域。我们对身体的认知,是自我身份构成的重要部分,也影响着我们对他人身份,包括性别身份的归类——站着尿尿的是男性,蹲着尿尿的是女性;女性有子宫而男性没有;女性会痛经,男性会蛋疼……在这些客观身体属性之下,潜藏着大量文化塑造与规训:男生就应该体态健硕,女生就应该苗条纤细;女生有子宫,能够孕育生命,因此女性母职被视为与生俱来的天性与不可推卸的义务;男性体力优于女性,性格也应该更坚硬,所以“男儿有泪不轻弹”……其实仔细推敲,可以发现这些刻板的描述有逻辑不自洽的地方。但男权文化将这些性别规训严丝合缝地整合在一起,形成一个闭环,试图制造出符合其价值体系的“男人”与“女人”。

 

作为一种身体感受,痛感也与性别身份相关。从发育开始,女性的身体会经历一系列生理性疼痛:发育期乳房的胀痛、经痛、生产疼痛、更年期的偏头痛……我们似乎在经年累月的各种痛感中习以为常,但却鲜少思考——各种各样的痛感,是否会影响甚至塑造我们对自我的认知?女性身份与疼痛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在不同的文本之下,女性的身体及其承受的疼痛都可能成为符号,而其实际所指却有可能在含混的语义中迷失。痛感本身不可量化,而这种无法量化的身体感受为文学文本提供了极大的表达空间。在这个讲座里,我将会带大家一起读一读三部女性小说:张翎的《阵痛》,陈染的《私人生活》与张悦然的《水仙已乘鲤鱼去》,探究女性身份如何在关于痛感的描写中建构,而私密的疼痛书写又如何成为女性自我赋权、发出政治声音的途径。


【主讲人简介】

詹非菲,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比较文学在读博士,曾于伦敦大学国王学院与纽卡斯尔大学学习比较文学与同声传译。喜欢吃饭和聊天。现在主业睡觉,副业文学研究,副副业自由口译员。

【沙龙主人推荐】

谢谢非菲带来了这么好的一个话题,关于疼痛。

虽然这是一期看似女权的主题,但在我看来可以展开的话题不仅局限于女性。当我们由于一些社会事件的发生而开始声讨社会对女性身体疼痛的无视时,类似的问题又何尝没有发生在男性身上?当男孩子们从小就被看似“鼓励”去做一个“男子汉”的时候,他们是不是早已丧失了表达脆弱的权利?“示弱”在“男子气概”中是不被允许的,女性的疼痛无法被接纳,男性又何尝不是连哭泣都要被耻笑?所以,不要被题目吓到,这不是一群激进的女权主义者在满腹牢骚,男士们也该一起来聊聊你们的“痛处”。

沙龙主人

乐人

【活动时间地点】

2018年7月14日 周六  14:00-16: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四期】藝術可能改變世界嗎? 一個酷兒藝術家的碎碎唸—Whiskey Chow

20歲的我,坐標中國廣州。

因為看到了同志社區的另一種可能性,參與進了方興未艾的中國同志運動。

 

當時年輕的自己,大概永遠無法猜到,在接下來的5年間發生在我身上以及由我自己一手實現的事情如何徹底改變了我看世界的角度以及之後的人生。

(將陰道獨白到底,2013)

從第一屆中國同志音樂節,到女性主義話劇「將陰道獨白到底」(中國原創版「陰道獨白」),我和眾多在運動中結識的優秀同儕一道創造浪潮,歷史就在信念和赤誠里一點一點被書寫。

 

23歲的末尾,並不是藝術學生的我,又一個陰差陽錯,在一個行為藝術工作坊里遇見了教授Nigel。嚴格又親切的他,在工作坊結束的時候問我:”Would you be my student?” ,於是又過了三年,我成為了Master of Performance.

 

“你學行為藝術,你學它有啥用啊?” 這顯然跟 “大哥你玩搖滾,你玩它有啥用啊?” 是一個格式的問題。

Purely Beautiful New Era | 純美新紀,2017

誠實的回答是,沒有用。行為藝術沒有用,藝術也沒有用,如果這個所謂的“用”是指大富大貴功成名就衣錦還鄉心想事成萬事如意妻妾成群一帆風順長命百歲一本萬利。

 

於是回到一開始的問題,一個19歲的我或者更早的時候就開始追問的問題:

藝術可能改變世界嗎?

從一個邊緣運動者到一個邊緣藝術家,我到底經歷了些什麼,又创作了什么?

早年的運動經歷如何塑造我後來的創作?

我的作品研究興趣又是怎樣在不同的社會政治文本里演變的?

 

一個白日夢想家/ 酷兒藝術家,带着一生的經歷、作品和熱誠前來,跟你分享,與你握手。

(Blue is the Biggest Lie,2017)
【主讲人介绍】

Great Conversation2017

 

b.1989

 

Whiskey Chow,

藝術家,中國變裝國王(Chinese Drag King)

現工作、生活於倫敦。

由於她先前在中國的社會運動經歷,Whiskey Chow的作品中時常透露出對不同社會議題的觀察和關懷。同時,她的創作、研究興趣也涉及性別議題、女性主義、女性陽剛氣(Female Masculinity)和對於華裔/亞洲身份的刻板印象和文化投射。畢業于英國皇家藝術學院,Whiskey的跨領域藝術實踐形式包括行為藝術、影像和實驗聲音作品。

 

在移居英國前,Whiskey與廣州本地的酷兒社區密切接觸,投身同志/性別平權運動。她在「將陰道獨白到底(2013)」(中國本土原創「陰道獨白」)劇組裡擔任演員,聯合編劇,和聲音設計師。

 

Whiskey的最新演出包括:

<純美新紀 | Purely Beautiful New Era>

英國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英國倫敦;

 

<“接收,重現,重寫”工作坊 | Workshop – “Receiving, Reenacting, Rescripting”>

英國現場藝術發展局(Live Art Development Agency),英國倫敦;

 

<極好的對話 | Great Conversation >

烏普薩拉藝術博物館(Uppsala Konstmuseum),烏普薩拉,瑞典;

 

<霸王Whiskey | Whiskey the Conqueror >

托因比工作室(Toynbee Studios-Artsadmin),英國倫敦

 

此前也在波蘭盧布林市迷宮當代藝術中心(Galeria Labirynt)和利物浦雙年展發表過作品。

 

 

【活动时间地点】

2018年02月3日周六 14:00-17: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