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高原 第七十四期】钩织艺术与心灵修复—陈怡如

《Self-Taught I自学》 陈怡如

【内容简介】

以编织为开始的自我剖析:

在Parsons做Fashion的第二年,我开始逐渐意识到灵感来源的重要性。用一句已经被说滥了的话:灵感无处不在。确实如此,每天都听得到身边的人叽叽喳喳以某艺术家某作品为灵感;或以某国家的某文化作为灵感;又或者以身边某一体验作为灵感。可实际上这些灵感是围绕着核心的:“我”本身。过于在意周围对我本人来讲并不是最适合的汲取灵感方式,因为我的自我意识总是追本溯源,不停的追问“我”为何要这样做。

《Unfolding 伸展》 陈怡如

与生俱来的剖析能力使得我自然而然的开始了自我分析,而与此同时身处异国他乡的长期独处,使我找到了最适合我这种懒人的消磨时间方式――钩织(Crochet)。

坐在椅子上拿起钩针看着一根线在手中飞舞,这时候我脑细胞神奇般的处于一个相对较平息的状态,于是我可以用大部分的精力来思考人生,或者更准确来讲,思考我自己。逐渐钩织成为了我的一个习惯。不仅是在家里,在捷运,在等位,在公园,当我意识到我时不时的拿起钩针开始如同例行一样的重复绕线动作的时候,它已经融入到我的生活当中。

《In N Out 表里一体》 陈怡如

说来有趣,我从钩织菜鸟逐渐进阶至今的过程也正好见证了我把自己抽丝剥茧的全貌。一面是在手中运作的construct,一面是脑海中一点一滴的deconstruct,此消彼长,齐头并进。当完成一件作品的时候,我对于自我在某一方面的认知也变得清晰。

这种手工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平和与成就感,在纽约这样的灯红酒绿中显得如此特别。这时候我意识到了一直以来我在完成的,其实是一种自我疗愈。

 

我是在用手中的钩针作为发声者,毛线作为载体,讲述关于我自己的故事。

 

鉴于篇幅有限,我在这次的沙龙活动中会借由自己的作品与大家分享无法简短陈述的故事。虽说很长,很复杂,但很有趣。涉及到的话题主要有女权,两性,人性,世界构成等。与此同时也会教前来参加的你们简单的钩织技巧,完成一个钩织小挂件。

【主讲人简介】

女口三三(陈怡如,Yiru Chen),英国皇家艺术学院 (Royal College of Art) MA Textile在读,是一个生活在现实世界的自我虚幻世界构建者。本科毕业于美国帕森斯设计学院 (Parsons School of Design)服装设计专业。

作为一个只愿意活在梦中的人,在2010年进入Parsons之前一直饱受现实世界带来的摧残。四年Parsons的Fashion Design让我在更加认清的现实的残酷的同时,也令我充实了来自儿时天马行空的精神幻想世界。作为一个同时生活在两个世界且唯一的沟通者,开始逐渐的将我的精神世界在现实中铺展开来。

【活动时间地点】

2020年1月11日 星期六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 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考虑到本次沙龙以workshop形式为主,活动限制人数为8人,感兴趣的朋友请尽快报名咯。

报名链接:https://www.eventbrite.co.uk/e/88097498991

Continue Reading

【千高原 第六十一期】从西班牙黑绣到苗族挑花—吴迪

友情提示:

从第六十一期沙龙开始,参加活动需在网上提前报名,凭票入场。报名链接请见文末。

【内容简介】

既然我们身处英国,那么故事就从500年前英国人最爱谈论的黄金年代——都铎王朝讲起吧。亨利八世的第一任妻子,从西班牙嫁过来的Catherine of Aragon是刺绣好手,有不少说法说是她把黑绣带入了英国,不过其实早在她之前黑绣已经在英国有迹可循,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The Canterbury Tales)里就有提及。但确实Catherine带动了这种特别的刺绣在整个宫廷的风靡,我们从亨利八世的御用画家Holbein的一幅接一幅的贵族肖像中就能见到许许多多黑绣的踪迹。刺绣其实也是伊丽莎白一世的隐藏技能,所以在她的年代黑绣发展出了更多的风格形态。

在亨利八世与Catherine离婚之前,黑绣是被叫做“西班牙黑绣”的,而当时的西班牙南部刚结束了长达近八百年的伊斯兰(摩尔人)统治,所以黑绣与伊斯兰文明息息相关,我们一路往南从西班牙到摩洛哥就会发现,现在的菲斯老城到处都还能见到类似黑绣的“菲斯刺绣”。若我们再在北非的土地上往东走一些到达埃及,中世纪的遗迹中竟然就有黑绣的身影,现藏于牛津Ashmolean的三千多件埃及马穆鲁克时期(12-1500左右)的刺绣中很大部分用的就是同一种针法与表达。而在曾经连接欧洲与东亚的丝路中途、比如巴勒斯坦,我们也能在他们的传统刺绣中找到类似的工艺。

继续往东,到达丝路的起点中国,存留在云贵少数民族中的挑花有些与黑绣如此相像,这只是同属数纱绣的巧合还是有我们不知道的交融与传播?挑花中常用的十字针法、也就是后来有点被玩坏了的“十字绣”,其实在花溪姑娘的手中能够美不胜收呢。而十字绣的来历,国际上不少织染绣的学者认为是唐朝的时候从中国经由印度到埃及再传入欧洲的,这种说法其实不是没有依据的,因为确实“戳纱绣”或者“纳纱绣”是我国非常有历史却不被大众所知的工艺。最后,我们来探讨下这种古老刺绣工艺在当今的生命力,看一看它在当代工艺、设计与艺术中的可能性。

此次分享,希望借由一种特别的刺绣工艺,和大家一起横跨大半个地球,也从穿梭时代,一点一点追寻文明悄悄留下的足迹。

【主讲人简介】

吴迪(社交媒体上叫didi wu),本科毕业于香港大学新闻系,也持有英国雷丁大学地产测量学硕士学位,在香港商界工作多年、但这些都感觉是前世了:)2014年赴京都,用一学期时间学习了絣织、终于确定了自己喜爱编织、并决定以此为今后的道路,2015年到达伦敦于Chelsea College of Arts学习了一年textile design后转到Prince’s Foundation School of Traditional Arts攻读传统艺术硕士,同时三来年多来也一直都在Royal School of Needleworks学习刺绣技法,去年完成硕士学位后一边自己做创作一边也接相关的工作。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3月9日 星期六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本次活动不收费。

报名链接:

https://www.eventbrite.co.uk/e/57983430000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