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高原 第六十五期】日本博物馆史的矛盾螺旋—陈旸

第一届内国劝业博览会的美术馆陈列(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内容简介】

日本博物馆系统的形成和发展自成一套体系,但关于这套体系的解读却长期处于西方主导的模式下。这次讲座希望能够从日本自身的历史和国情出发,重新解读日本博物馆系统形成的原因和结果。这个系统本身是矛盾的,它有着回顾历史的方面,也有着展望未来的目的,这两者最终指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同时也给全球博物馆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未来的参考。

日本博物馆的起源到矛盾体系稳固经历了大约400年。从16世纪开始,日本第一次遇见欧洲人,西方文化的进入让日本感受到了威胁并发起了长达200年的闭关锁国。虽然封闭,但长崎作为唯一的开放口岸让日本有选择性的吸收和排斥了西方知识。长崎在这个时期反映出了日本文化固有的中空结构。日本心理学家河合隼雄在《中空构造日本的深层》一书里提出了“中空”的概念,这个中空的区域在吸收外来文化的时候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它允许不确定的知识短暂的停留,等待着被选择性的吸收或者排斥的时候,当知识被筛选完成,它也就离开了“中空”。这个中空结构造就了日本文化的矛盾螺旋:科技高度发达的同时又无比的传统。在锁国时期,长崎就相当于“空”,它允许西方文化在此停留并被审查。此时的日本对于知识的审查还是有自主权的,直到“黑船来航”事件发生,美国直接威胁了日本领土安全。为了谋求生存,日本重开国门,幕府倒台,明治维新。

第二届内国劝业博览会的美术馆,后来变成了帝国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前身 (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明治维新时期日本实行全盘西化,博物馆和博览会系统被引入国内,但这个系统并不完全和西方一致。明治初期,政府认为“博物馆=博览会”,这一理解仍旧处于知识停留在中空区域未被筛选的阶段。随着日本与西方交流的深入,西方意义上的具有收藏和教育意义的博物馆模式逐渐在日本形成,中空的“博物馆=博览会”的概念也开始离开模糊的中间地带,慢慢分化成了“博物馆”与“博览会”的形式上的对立。这一对立的形成与政府提出的“考古利今”的概念有着密切的关系。“考古”指的是博物馆,它的目的在于保护文物和日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利今”是博览会,旨在促进工农商和国际交流,为的是促进本国经济。在展览模式上,“考古”的博物馆是长期的,有着自己完善的收藏品系统,而“利今”的博览会是临时的,它的展品都是当代的并且可以被购买的。前者的形式已经与西方博物馆系统达成了一致,而后者却形成了日本独有的展示体系,尤其是日本美术馆的产生,其唯一的例子是1926年建成的东京府美术馆。在东京府美术馆(现在是位于上野公园的东京都美术馆)建成之前,日本艺术家能够使用的展厅就是每一届博览会留下来的临时展馆,但这些展馆被连续的拆除和重建,使得艺术家们对拥有一个稳定的展览空间产生了巨大的渴望。在东京府美术馆建成之后,由于资金的缺乏和艺术家们从博览会养成的临时展览的习惯,让东京府美术馆最终成为了一个没有藏品的美术馆。至此日本博物馆系统的矛盾螺旋便完整的形成了,它有着收藏文物的博物馆也有了只为临时展览而生的美术馆。

没有藏品的东京府美术馆 (图片来源:东京国立博物馆)

到了1950年代,日本博物馆法颁布并加入国际博物馆协会。在西方主导的语境下,没有藏品的美术馆被放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上,因为它不符合博物馆法给出的收藏、保护和展示的规定,学者们批判它的存在给日本新兴博物馆树立了一个负面案例甚至并不能被认为是一个美术馆,比如于1951年开幕的神奈川县立近代美术馆,它没有藏品,并且由策展团队主导来决定展览计划。又比如2007年建成的国立新美术馆,它在没有藏品的同时,成为了东京都美术馆的分支,继续行使着服务日本画坛的职能。但这类没有藏品的美术馆是有藏品的,只不过它并不是在收藏一件一件的物品,而是一个又一个见证日本艺术发展的展览。

日本博物馆系统的矛盾对立给全球博物馆研究和展览研究都提供了一个独特的参考,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传统意义上的博物馆逐渐向没有藏品(或收藏展览)的博物馆的方向的转移也逐渐开始成为可能。

【主讲人介绍】

陈旸

莱斯特大学博物馆学在读博士,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学院展览学硕士及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策展与收藏硕士,本科毕业于厦门集美大学美术学院。

长期出没于各种展览和博物馆,不定期出访日本,哲学爱好者,自由摄影师。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6月16日 星期日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 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本期沙龙收费:

General Admission: £9

Student Tickets: £6

报名链接/二维码:https://www.eventbrite.co.uk/e/63173774460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八期】亡灵不逝: 南京大屠杀艺术化叙事的反思—贾玮

【内容简介】

            对于历史事件的再现可能而言,历史叙述由于面对着来自未来的追问,因而必然承担着记录事实真相的道德重负。对比于这种必然性,文学性的叙述则洞开了另一种可能性,例如,借助人之为人所有的“共情”能力,为后来者走近乃至进入历史事件提供了可能性,尤其是在所谓“历史终结”的当下,这种可能性由于有着对历史,特别是历史重大事件进行集体性再记忆的伦理责任,而成为一种新的必然性。

对于南京大屠杀,中国文学艺术界长期有着自己的表达。自1982年,先后有十几部电影问世,代表作包括《栖霞寺1937》(2004)、《南京!南京!》(2009)、《金陵十三钗》(2011)等;国外文艺界,也有着积极的关注,近年来有了《南京梦魇》(Rapeof Nanking,2007)等;中外合作则有电影《张纯如——南京大屠杀》(香港/加拿大,2008)、《拉贝日记》(中德,2009)等。

 

首先,应该感谢这些影片使得“南京大屠杀”得以铭记在人类记忆之中;其次,需要深思的是,还需朝向什么方向?又需如何努力?

之所以罗列这些问题,就在于“南京大屠杀”叙述,曾经有着失去进入人类共同记忆的风险。从根本上而言,无论这些艺术化叙述,抑或针对其展开的反思,都是肇始于这种焦虑。相对于西方深刻且完备的大屠杀研究,本次诉说的最终指向就是尝试在体谅民族本位的基础上,阐发出南京大屠杀之于人类共同体的类记忆之必要组成部分的原因。

 

【主讲人介绍】

贾玮

重庆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


【沙龙主人推荐】

我催贾老师去做ppt,他反问我什么ppt,要ppt干什么。我低估了文学系教授的语言艺术造诣,失敬失敬。

沙龙这周六贾老师在剑桥访问的最后一个周末,感谢他终于肯答应“千里迢迢”来我的客厅开讲。

我求了人家一年多,所以你们一定要来捧场。

乐人

沙龙主人

【活动时间地点】

2018年03月10日 周六 14:00-17: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七期】日本的妖怪文化—段睿君

《相马旧王城》 歌川国芳 绘

【内容简介】

平心而论,奇灵精怪广泛的存在于各个国家地区的传说故事中。可贵的是,日本的妖怪文化时至今日仍然呈现出生机勃勃的姿态。相关的文化作品持续而稳定的被创作出来,充实并更新着日本妖怪文化的内容和范围。从雪女、河童、狸猫、座敷童子这样亲民的小妖怪,到酒吞童子、九尾狐玉藻前、大天狗这样的大妖怪,再到著名的平安时代阴阳师安倍晴明——不论对日本妖怪关心与否,大家或多或少都听说过一些。去年网易推出的风靡朋友圈的手机卡牌游戏《阴阳师》更是将日本妖怪介绍给了更多人。

2001年电影《阴阳师》,狂言家野村万斋 饰演 安倍晴明

记录日本妖怪的文献最早可以追溯到《古事记》、《日本书纪》、《风土记》等书籍中。之后的一千多年里,在这个号称有八百万神明居住的国家,日本妖怪以各种各样的形态活跃在各类形式的创作中。文学方面,古代有记录民间传说的故事集(如《今昔物语》、《御伽草子》等)和独立故事的传奇物语(如《竹取物语》等),近代有借传说神怪概念喻现世丑恶的芥川龙之介(如《河童》、《罗生门》、《蜘蛛之丝》等)也有热爱日本文化而改名为小泉八云进行创作的Patrick Lafcadio Hearn(代表作《怪谈》),还在世的作家中也不乏讲妖怪故事的好手们,如代表作为《阴阳师》的梦枕貘、代表作为《百鬼夜行》系列的京极夏彦等。绘画方面,历史上有一批为人熟知的浮世绘画家如葛饰北斋、歌川国芳、鸟山石燕等的创作奠定了流传至今大部分妖怪的基本视觉形象,现代则有画鬼五十年的妖怪痴——漫画家水木茂(代表作《定本日本妖怪大全》、《鬼太郎》等)。

2013年吉卜力工作室动画电影《辉夜姬物语》导演:高细勋

 

传统演剧和艺能中,妖怪故事更是一类重要的题材,如能剧中的《道成寺/安珍与清姬》、歌舞伎中的《四谷怪谈》、落语中的《皿屋敷》等。电影荧幕上,黑泽明(代表作《梦》)、新藤兼人(代表作《草野中的黑猫》、《鬼婆》)、小林正树(代表作《怪谈》)、沟口健二(代表作《雨月物语》)、安田公义(代表作《妖怪百物语》)等人进行了十分风格化的创作。随着漫画、动画业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荧幕形象诞生。时下,正在更新的动漫新番中就有两部将妖怪故事的的作品,一部是讲述少年与妖怪情谊的《夏目友人帐第六季》,一部是以生活在现代城市中的狸猫、天狗为主角的《有顶天家族第二季》。凭借着发达的文化产业,各类表现形式间的互动越来越丰富、频繁,一个成功的故事往往会以漫画、动画、真人改编电影/电视剧、游戏、小说等形式重复出现。关注不同形式文化产品的人群都有可能接触到同一故事,这更成为日本妖怪文化的现代传播的成功条件。(这里,以现代都市传说的形式出现的新妖怪暂不作讨论。)

 

 1972年木偶动画短片《鬼》 导演:川本喜八郎

 

值得一提的是,在近代涌现出来一批以妖怪为研究对象的学者。佛教哲学家、教育家井上圆了站在以科学的方法解释自然现象,以消灭妖怪迷信的立场上进行研究,著有《妖怪学》、《妖怪学讲义》(汉译者:蔡元培)。从事服饰研究的风俗学学者 江马务,著有《日本妖怪变化史》,他从历史学的角度对妖怪的形象变化进行分析,探讨了人的主观感情和客观社会存在变化的现象。民俗学家柳田国男,著有《远野物语》、《桃太郎的诞生》、《民间承传论》、《国史与民俗学》、《关于先祖》等,从民俗学的角度探究日常生活中相信的妖怪及其社会背景、妖怪信仰的传承与演变、对精神生活及社会生活的影响等。他认为妖怪故事的传承和民众的心理和信仰有著密切的关系,将妖怪研究视为理解日本历史和民族性格的方法之一。周作人曾把柳田视为给自己的思想体系之形成以绝大影响的少数杰出的外国思想家之一。然而所谓的“妖怪学”并不是一门学科,确切的来说应该是隶属于民俗学、社会学、人类学、民间文学、宗教学等研究领域下的一个小课题。1995年以水木茂为首的圈子成立了“世界妖怪协会”,则脱离了学术气,颇有一种爱好者协会的意味。现在的妖怪相关研究,除了传统的民俗学等领域,也进入到影视、动画等新兴领域。

 

《妖怪学讲义》 井上圆了 著

 

在日本的妖怪文化中,可以看到佛教、神道教等宗教影响,也可以看到其民族独特的纤细情感和微妙的幽默感。在夏日的午后,聊聊怪力乱神,是再好不过的清凉消遣了吧?

 

2011年动画电影《萤火之森》改编自漫画家 绿川幸 的同名漫画作品

【主讲人介绍】

段睿君

武汉大学建筑学学士,现UCL Bartlett MA Architectural History在读

 

讲座音频:YouTube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