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高原 第六十一期】从西班牙黑绣到苗族挑花—吴迪

友情提示:

从第六十一期沙龙开始,参加活动需在网上提前报名,凭票入场。报名链接请见文末。

【内容简介】

既然我们身处英国,那么故事就从500年前英国人最爱谈论的黄金年代——都铎王朝讲起吧。亨利八世的第一任妻子,从西班牙嫁过来的Catherine of Aragon是刺绣好手,有不少说法说是她把黑绣带入了英国,不过其实早在她之前黑绣已经在英国有迹可循,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The Canterbury Tales)里就有提及。但确实Catherine带动了这种特别的刺绣在整个宫廷的风靡,我们从亨利八世的御用画家Holbein的一幅接一幅的贵族肖像中就能见到许许多多黑绣的踪迹。刺绣其实也是伊丽莎白一世的隐藏技能,所以在她的年代黑绣发展出了更多的风格形态。

在亨利八世与Catherine离婚之前,黑绣是被叫做“西班牙黑绣”的,而当时的西班牙南部刚结束了长达近八百年的伊斯兰(摩尔人)统治,所以黑绣与伊斯兰文明息息相关,我们一路往南从西班牙到摩洛哥就会发现,现在的菲斯老城到处都还能见到类似黑绣的“菲斯刺绣”。若我们再在北非的土地上往东走一些到达埃及,中世纪的遗迹中竟然就有黑绣的身影,现藏于牛津Ashmolean的三千多件埃及马穆鲁克时期(12-1500左右)的刺绣中很大部分用的就是同一种针法与表达。而在曾经连接欧洲与东亚的丝路中途、比如巴勒斯坦,我们也能在他们的传统刺绣中找到类似的工艺。

继续往东,到达丝路的起点中国,存留在云贵少数民族中的挑花有些与黑绣如此相像,这只是同属数纱绣的巧合还是有我们不知道的交融与传播?挑花中常用的十字针法、也就是后来有点被玩坏了的“十字绣”,其实在花溪姑娘的手中能够美不胜收呢。而十字绣的来历,国际上不少织染绣的学者认为是唐朝的时候从中国经由印度到埃及再传入欧洲的,这种说法其实不是没有依据的,因为确实“戳纱绣”或者“纳纱绣”是我国非常有历史却不被大众所知的工艺。最后,我们来探讨下这种古老刺绣工艺在当今的生命力,看一看它在当代工艺、设计与艺术中的可能性。

此次分享,希望借由一种特别的刺绣工艺,和大家一起横跨大半个地球,也从穿梭时代,一点一点追寻文明悄悄留下的足迹。

【主讲人简介】

吴迪(社交媒体上叫didi wu),本科毕业于香港大学新闻系,也持有英国雷丁大学地产测量学硕士学位,在香港商界工作多年、但这些都感觉是前世了:)2014年赴京都,用一学期时间学习了絣织、终于确定了自己喜爱编织、并决定以此为今后的道路,2015年到达伦敦于Chelsea College of Arts学习了一年textile design后转到Prince’s Foundation School of Traditional Arts攻读传统艺术硕士,同时三来年多来也一直都在Royal School of Needleworks学习刺绣技法,去年完成硕士学位后一边自己做创作一边也接相关的工作。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3月9日 星期六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本次活动不收费。

报名链接:

https://www.eventbrite.co.uk/e/57983430000

Continue Reading

【千高原 第六十期】Fashion Archive: 搭建服装记忆宫殿—师陌

【内容简介】

每次当我介绍自己在Fashion archive工作,听者有些表示完全不懂:原来还有这样的工作?或者会表示非常感兴趣:原来还有这样的工作!

Archive就像一个记忆宫殿,里面蕴藏着层层叠叠的记忆。这些记忆被整理和收藏所要耗费的时间、精力和财力也许是许多人不会注意到的。就像你在V&A看到每一件精美服装的展示,其背后无法展出的、却被收藏的同类款式往往是展出的3-5倍。这些藏品们虽然无法在展览中与公众相见,但是他们很可能正在、或者在未来,帮助某个学者某个设计师,让他们完成自己的研究。而我时常觉得自己的工作,就是在为未来保存知识的火种,把过去和未来相连接。

为了普及一下这个对各类研究和学习都非常有奠基意义的工作,我想以一个从业者的角度来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在不同archive中的经验,希望对大家的研究能有所启发。

【主讲人简介】

师陌

毕业于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曾在Vivian Westwood担任品牌档案管理工作。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3月2日 星期六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Continue Reading

【第五十一期】最后的香格里拉: 不丹的佛教艺术—建筑、壁画与服饰

【内容简介】

作为宗教美术史博士学业的一部分, 2018年早春,我经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抵达了不丹。

这是一个备受非议与想象的国家。尤其是在近几年领土争议之后,中文世界里就鲜见对其相对客观和及时的报道:“一场谎言,一个骗局,荒蛮落后民风刁蛮” ,或是“最后的香格里拉”,“最幸福的地方”。

在不丹的六个月间,我和十位来自美国与欧洲的国际学生在首都廷布的一所大学里,与当地的同学共同学习和生活。期间除了不丹西南部的两座最重要的城市帕罗和廷布,我还走访了哈阿(Haa), 普纳卡(Punakha), 通萨(Trongsa), 旺杜波德朗 (Wangdue Phodrang), 布姆唐宗(Bumthang),三十余个寺庙。在不同场合见过不丹国王吉格梅·凯萨尔·纳姆耶尔·旺楚克两次,一次有幸与其交谈。并在帕罗的国家博物馆,协助策展人Phuntsok Tashi堪布进行新博物馆的策展与重新开幕,并得以对其馆藏有相对详细的考察。

六个月间,尽管仍然感到生活的不适与学习的压力, 我从未对于这里奇美诡谲的山川,敦厚而奇特的民风, 独一无二的文化感到厌倦。然而在惊叹于这里历史的浓度的同时,我也目睹着这样一个夹在两个大国之间的小型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的冲击和经济发展的压力之下,非常迟缓而费力的平衡着传统与当代, 宗教与世俗的关系。

世界在变,不丹也不能幸免 ,不免想到陈粒的一句歌词:“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 对于个人如此,对于一个民族,一个文化体又何尝不是如此。

作为一个孤独的,也是年轻的文化学者,写论文既是生活的常态,也是羞涩地表达内心的途径。因此我不吝惜把这些在不丹稚拙的想法和大家分享出来,希望能够与大家共享目睹伟大艺术时的欣喜与甘美。

【主讲人简介】

子懿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宗教美术史博士候选人

【活动时间地点】

2018年8月19日 周日  14:00-16: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Continue Reading

【第四十七期】汉服:历史与历史想象,2003-2018—沈方晴

【内容简介】

不同于十年前刚刚被推上舞台时的冷僻,如今“汉服”作为一个名词已经走入了大众视野。然而相对于这个词汇的高频出现,它所指代的服饰本身却面目模糊。

最初,这一新千年的发明试图塑造——或者按照汉服爱好者的史观,旨在复兴——汉族的民族服饰:一种纯粹、传统、未经满族统治污染过的“真正的汉人的衣服”。这一概念的先行者们,以大汉之风、溪山琴况、天涯在小楼为代表,取诸华夷之辨观念和儒学中衣冠礼仪的书面记载,通过汉服这一物质载体,在青少年群体中重构了原本涣散透明的汉民族意识。

随着汉服的商品化,乘着淘宝的快车,其设计迅速推陈出新——既认真反观古代服饰研究,也积极拥抱当下大众文化,而二者都逐渐偏离原本的汉服定义。正是这一时期,汉服衍生出了许多周边产品与形象,比如散发的立领少女,比如圣诞节主题红鼻子鲁道夫补子汉服,比如汉服娘。

在熙熙攘攘的传统文化复兴浪潮中,唯有汉服,左脚承接影视剧的传统,右脚探索亚文化的圣域,头顶着民族主义的幽魂,双手持着历史与文化的真理之剑,独行于众陈陈相因的国学国粹间,颇具后现代精神。

在这期讲座中希望通过追溯汉服设计的变化(汉服的历史),以观察汉服爱好者群体的观念变迁与知识的生产和传播的方式(汉服爱好者的历史想象),进而就网络与碎片化时代的历史重构进行一些微小的讨论。

纯粹个人偏见,没有学术深度。请多多批判斧正,谢谢大家。

【主讲人简介】

沈方晴

皇家艺术学院设计史研究生。

纯兴趣领域涉猎较广,推理与武侠小说,音乐剧,以及中国服饰史爱好者。

【沙龙主人推荐】

这是方晴在皇家艺术学院的毕业论文,怎么会像她说的没有学术深度呢。总觉得方晴像是从古代穿越来的少女,出口成诗,才情满满。这是第二次请她来开讲,其实按照她的知识量,讲个四五期也不为过。这期沙龙我想大家不光可以了解关于汉服的知识,也能看到一个研究设计历史的学科是如何展开的,也算一种新技能的打开方式吧。

沙龙主人

乐人

【活动时间地点】

2018年7月22日 周日  14:00-16: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