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笔记 · 关于库布里克,我们聊了很多】

在第六十四期沙龙里,我们很荣幸请到电影记者Tilda李思雪来和大家分享关于库布里克和他的电影艺术生涯。关于沙龙的内容简介,详见【千高原 第六十四期】斯坦利•库布里克:大师中的大师—李思雪。在沙龙的后半部分,在没有库布里克的死忠粉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围绕这位影坛巨匠聊了许多。也把一些精彩的对话做了记录,感谢陈小熊同学的辛苦整理。

首先给不够了解库布里克的大家提供一份由主讲人分类的库神作品序列

早期剧情片探索:

•《恐惧与欲望》Fear and Desire(1953)

•《杀手之吻》Killers’ Kiss(1955)

崭露头角阶段:

•《杀手》The Killing(1956)

•《光荣之路》Paths of Glory(1957)

•《斯巴达克斯》Spatacus(1960)

•《洛丽塔》Lolita(1962)

未来三部曲:

•《奇爱博士》Dr. Strangelove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1964)

•《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1968)

•《发条橙》A Clockwork Orange(1971)

后期类型拓展:

•《巴里·林登》Barry Lydon(1975)

•《闪灵》The Shining(1980)

•《全金属外壳》Full Metal Jacket(1987)

•《大开眼戒》Eyes Wide Shut(1999)

 

观众提问

  • 影评人都看一些什么电影?

如果我不需要工作也不需要写评论的话,我其实也看很多商业电影,包括复仇者联盟这种片子,也都可以在其中找到一些文化意义,主要还是看目的是什么吧,如果需要写评论,真的要在电影院里面一边看一边记一些笔记。

  • 库布里克在在电影制作过程中有没有商业的追求?

当然有。他每次商业失败都很沮丧的,我觉得他是一个很注重外界反馈的人,他的每一条纪录片都是在工作室里剪好,做好不同语言的字幕,然后发到全世界各地,他是真的很希望观众以他想要的方式看到这些作品。所以我其实有点难以想象,如果他活在DVD和流媒体的时代,其实是会很沮丧的,如果不是电影的话,观众看不到他想让你看到的,在大荧幕上那种chemistry的效果。

  • 库布里克的电影一直都不太大众

他其实很幸运,能平均7到8年才生产一部作品,同时也跟华纳兄弟走得很近,我觉得华纳高层也很珍惜天才。库布里克当时也是一个功成名就的状态,他每个作品都受到大众和评论的关注,所以片场最后也没有对他施压,也一直在补充他的资金,他延期什么的都没有太限制。

  • 库布里克这样一个有名的导演却没有把各大奖项拿个大满贯?

他那时候有大师的地位,也有票房承诺的作品,比如《2001太空漫游》是那一年的票房冠军,也为他赢得了他这一辈子唯一一个技术奖,最佳特效奖,还是跟别人一起得的。在designmuseum的展览中可以看到那个奖杯。这样一个电影大师,他这一辈子其实只得过一个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奥斯卡。你说他是艺术电影,但是他又是类型片,他有票房成功也有惨败的时候。他不断去做电影的实验去挑战观众的底线,去挑战评委的认知。

  • 库布里克这个人很难伺候吗?

他本人是一个很刻薄的人,你看他那些纪录片资料,他真的是用一些非常难听的话,写给他的工作人员,写给没有达到他要求的人。我虽然崇拜他,但是如果他活着,我并不想跟他一起工作,我觉得他是一个很难搞的人。我又想起了一点是《2001太空漫游》这部作品,是他跟一个很重要的科幻作家亚瑟·克拉克他们两个一起合作的。亚瑟·克拉克后来把这个剧本出了一本小说,这个小说当中他对黑石碑是有非常明确的定义的,这是一个由远古的外星种族创造的,能够让无机体变到有机体,再变到纯粹能量形态的这么一个存在,它是给黑石碑一个非常明确的定义的。库布里克当时就写信骂他,说你不要写的这么清楚,你用小说来解释我的电影文本,这是一个很愚蠢的行为。我觉得他就是想留下很多的线索,很多的符号,留给你自己去把玩,阅读,感受。

  • 观众自身的背景会不会影响他们对电影的解读?(有时可能会过度解读?)

我觉得解读者的立场、视角和文化背景,绝对会对你怎么看待这个文本是有很重要的影响。但是问题也像我刚才说的,我觉得作者创作完之后,这个文本就放在那,我觉得不存在过度解读。你但凡是一种解读,不管你原本的创作者有没有来证实这个观点,它其实都是你对他文本进行创作的一个过程。只要你能够自圆其说,只要你能找到足够的证据来证实自己的观点,我觉得这就是解读的乐趣,它就是一种合理的存在,不管它原本的创作者认不认可这个内容。

  • 库布里克后来到英国发展是为什么?

一个实际的原因是他要在华纳兄弟的工作室拍片,所以他就过来居住,后来他就很喜欢英国乡下那种静谧的生活,也想有一点想远离好莱坞名利场的纷争,所以他就把家人也都搬过来,在家里工作,所以后来他突然去世之后,所有的手稿都保存在了家里。

观众随访

电影爱好者:

我之前跟朋友去BFI看了《发条橙》,看完后觉得这个电影讲了很多很多的内容,我不知道自己理解的是一个怎样的程度,所以就想来听听看别人是怎么看的。听完这个讲座我觉得越来越了解这个导演,主讲人Tilda说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这个导演也不希望有一个统一的解释。(后续:听完讲座后我看了《大开眼戒》,带着主讲人的解读去看这部电影,还看了很多影评。这个讲座更多对我来说打开了对一个导演的认知,开始希望了解这个导演的作品,就像一场探索之旅的开始,所以我每次来沙龙都是觉得大开眼界,嘻嘻。虽然我太不提问,但讲座激发了我的思考,多好啊)

难以描述的电影相关专业人士(圈儿,溪桐,Yali):

遇到了三个称自己为“做电影但不看电影的人(大笑)”。她们正在学习“难以描述的电影相关专业”,比如戏剧表演和电影布景专业,同时也在运营一个电影相关的公众号,这次来参加讲座最大的感受是“挺好的,都了解了一遍,很多片子都不用看了”哈哈哈哈哈哈。有一位还做了讲座笔记,她对主讲人Tilda提到的电影周边很感兴趣,比如电影纪录片,电影制作流程,以及很多电影文本以外的东西。另一位观众也提到,主讲人Tilda在介绍库布里克的电影过程中埋了很多的线索,每个线索背后都是一连串的人物和故事,感兴趣的话可以自己回家之后慢慢探索。

资深电影业内人士(***):

好的电影是就像是一个历史照片,照片本身可能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它记录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照片里的很多细节都投射到更加广阔的历史背景和社会背景,这也是电影很重要的价值。但有很多电影是局限在自己讲的故事里,故事讲完了就结束了。(主讲人Tilda在讲座中提到了库布里克在16岁时为杂志《look》拍摄的一张照片,一位忧伤的报摊老板,旁边是罗斯福去世的头条报道。这张照片里既有人物的情绪,也有重大历史事件作为背景,提供的信息有很丰富的层次)

资深电影业内人士(三十):

主讲人Tilda提到了库布里克引起的争议,但没有展开讲,我觉得这是库布里克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注:主讲人Tilda提到了《洛丽塔》上映之后遭到的批评和抵制)《2001太空漫游》刚发行的时候,《纽约客》一个很有名的女影评人宝琳·凯尔(PaulineKael)写了一篇长文《垃圾,艺术和电影》,她认为这部电影非常糟糕,用很多高价的特效和精美的制作去赞美死亡,这篇影评后来也激起了很多评论。(这篇文章目前收录于凯尔1994年的影评精选本《供收藏》,感谢三十提供的线索,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把文章找来读一下。)

来自电影特效人士的实力吐槽

(你看电影的时候会分析它的特效吗?)会啊,怎么改都已经想好了,布景要是有哪个地方打光有点奇怪,或者虚焦什么的,我就只顾着找光源在哪里了,主线剧情都跟不上。我现在也尽量少看特效电影,多看一些什么特效都没有的写实电影,干扰会少一些。

影评背后的故事(*** & 三十):

我个人其实不太看影评,太主观了,揣测的东西太多了。电影里的内容很多时候不是导演做的决定,是需要照顾各方面的压力,但因为导演是这个电影的一个代表,所以大家都会觉得所有的觉得角色都是导演做的。其实导演也很冤。我们自己做电影的时候知道,其实电影开始做的时候谁都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想法,要怎么去做,比如《头号玩家》这个电影,很多决定都是由设计师或者实际做镜头的人,一点点磨合出来,到最后导演是会有一个把关,进行一些小的改动。结果影评就开始写,这个创意怎么样,体现了导演的什么想法。从我们做电影的角度来看就更明显了,其实就是一个错误的解读,但是恰恰这种解读又挺被大众接受的,读者就会觉得导演确实是这么想的。真正优秀的影评人应该是十分了解这个行业的,他们同时也是记者。Tilda比较厉害的是,她以前也有记者背景,眼光比较尖锐,相当有观点,我们也是看了她的影评之后认识了她。

Tilda怎么说?

  • 你是从什么时候对电影开始感兴趣的?

很小,初中或者高中的时候。印象最深的第一部电影是上初中的时候《指环王》。高中的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想做电影这个行业,但是当时又还没有下定决心要去考电影学院或者什么的,就没办法完全commitment这件事情,最后还是学了一个世俗主流意义上比较“正常”的专业(新闻专业)。我家里也没有人搞艺术,所以其实是就没有去做电影创作。

  • 你觉得记者的经历对你的影评有什么影响吗?

我觉得调研是件挺好玩的事情,你资料看得够多,就不是很难写。还是个人兴趣的问题。我觉得现在影评的门槛很低,就是谁都可以在网上去写,如果你写今天吃完饭去看了个电影,我觉得确实太私人化了,大家能从中得到的信息和观点什么的,对于我来说就没有那么大的参考价值。

  • 好的影评长什么样?

我觉得还是要懂电影语言,最起码你不能光说这个故事讲的是什么,因为我觉得现在我看公众号很多时候觉得都在复述剧情,但你是觉得观众看不懂剧情在讲什么吗?为什么要再讲一遍?你可能还是要懂一点电影语言,你要懂一点电影史,然后你要懂一下产业和实际制作方面的内容,其实你是在帮观众进行一个市场细分,如果你喜欢这一类的电影,你可能也会喜欢这部影片,其实它是起到一个引导和导流的作用。这其实还是一个蛮严肃的职业,并不是说随便大家喜欢电影就可以写,但国内媒体空间对严肃影评也很不友好。

如果大家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库布里克的创作和生活,这里是第二份清单:

•《斯坦利·库布里克:电影人生》(Stanley Kubrick: A Life in Pictures, 2001)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Filmworker, 2017)

•《斯坦利·库布里克的盒子》(Stanley Kubrick’s Boxes, 2008)

•《回忆库布里克》(Kubrick Remembered, 2014)

•《遗失的库布里克》(Lost Kubrick: The Unfinished Films of Stanley Kubrick, 2007)

•《库布里克的奥德赛》(Kubrick’s Odyssey: Secrets Hidden in the Films of Stanley Kubrick, 2011)

•《制造<闪灵>》(Making ‘TheShining’, 1980)

•《曾几何时…发条橙》(Once Upon a Time … A Clockwork Orange, 2011)

再次感谢主讲人和所有参加本期沙龙的朋友们

欢迎大家在留言区继续聊点有的没的:)

难道你真的没看过库布里克吗?

 


千高原伦敦文化沙龙,
是一个灵感碰撞,思想交流的多元性平台,
定期举办多种形式的讲座,参观,聚会等活动。

往期活动记录请见沙龙网站:
www.qiangaoyuan.london

欢迎关注订阅沙龙最新消息:
微信:qiangaoyuanatp
微博:伦敦文化沙龙_千高原
豆瓣:千高原

Continue Reading

【千高原 第六十四期】斯坦利•库布里克:大师中的大师—李思雪

【内容简介】

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在我对电影多年的喜爱和研究中,几乎是唯一令我顶礼膜拜的大师。甚至有人说,电影史分为“库布里克之前”和“库布里克之后”。

纵观浩浩一百年的电影史,在中文互联网语境中被“封神”的电影作者有三位:“卡神”詹姆斯·卡梅隆,“诺神”克里斯托弗·诺兰和“库神”斯坦利·库布里克。而如果你对电影理论研究和评论写作稍有涉猎,会发现前两者的作者性完全在可以被归纳总结、结构解构的范畴之内,其文本的复杂性有限且有迹可循。况且前两者又是较为圆润通融的商业片创作者,注重与观众建立对话,目前仍处在创造力的巅峰时期。而库布里克在1999年3月7日去世之后,伴随着这位电影大师的谢幕,他的作品价值也逐渐被盖棺定论。有趣的是,“卡神”和“诺神”也分别在媒体报道中致敬了库布里克,肯定其对自己影像创作的影响。

库布里克一生只拍过13部剧情长片,几乎每一部都引起了公众的高度关注和舆论的轩然大波,《洛丽塔》(1962)被天主教会禁映;《发条橙》(1971)上映之后有青少年模仿片中行为造成恶劣的凶杀事件;《2001:太空漫游》(1968)从试映时的两百人抗议到最终影响了后世大多数科幻作品,这部作品为库布里克赢得了一生中唯一一座奥斯卡奖——最佳视觉特效奖,而他本人并未出席颁奖典礼。

然而,这13部作品每一部都如同电影艺术桂冠上的明珠,是思想深度和视觉探索的某种谨慎又大胆的结合。这13部作品序列探索了科幻片、恐怖片、爱情片、战争片、宫廷年代剧、黑色电影等等丰富的电影类型,库布里克为他所触及过的类型增添了自己的一笔,也为20世纪的电影史做出了巨大贡献。他本人以摄影师出身,精通电影摄影、配乐、布光、视觉特效等技术层面,是名副其实的电影全才。

《大开眼戒》(1999)首映后的一周,库布里克在睡梦中辞世,享年70岁。这位传奇性的电影导演,始终对自己的私生活保持低调。我在2008年左右接触到《大开眼戒》和库布里克,可以说他让我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那讽刺又悲凉的底色。2014年在中国电影资料馆,我在大银幕上第一次观看《2001:太空漫游》和《巴里·林登》(1975),诚然那也是一次“大开眼界”的视觉体验,我觉得自己第一次观察到了这位大师对人类终极命题的追问和思考。而直到两周前,我才在BFI的回顾展上,第一次正襟危坐地观赏《发条橙》和《闪灵》(1980)。

人们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纪念这位伟大的电影作者,香港及北京百老汇电影中心毗邻的书店,便以他的名字命名。今年正值库布里克逝世20周年,伦敦也举办了相应的纪念活动,英国电影协会BFI的库布里克回顾展,展映了包括他未完成的项目作品《人工智能》(2001),以及受其影响的后世作品。The Design Museum举办了配套展览(从4月 26日开始),收录了包括《闪灵》、《大开眼戒》、《全金属外壳》(1987)等等一系列作品中的道具、手稿、幕后片段等。

库布里克影片的多义性和文本的丰富性为解读提供了空间,其指向不明确的符号和象征几乎可以达到“神秘”的境地。我几乎是反复观看他的作品,试图找到蛛丝马迹,完成我的自圆其说。这一次,我将着重引用《2001:太空漫游》、《闪灵》和《大开眼戒》三部影片文本,希望与已经了解影片内容的你,共同交流。

【主讲人介绍】

李思雪

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硕士,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电影策展学硕士,本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自由撰稿人,电影记者,北京电影学院客座讲师。

杂食性影迷,电子游戏玩家,流行文化爱好者。

【活动时间地点】

2019年5月4日 星期六 下午2:00-4: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 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本期沙龙收费:

General Admission: £9

Student Tickets: £6

 

 

讲座视频【YouTube链接

讲座ppt。64. Presentation Kubrick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三期】百变爱丽丝: 漫谈文学研究的跨界—朱欣慰

【内容简介】

Salvador Dalí Illustrates Alice in Wonderland, 1969

 

英国作家刘易斯•卡罗(Lewis Carroll) 的《爱丽丝仙境奇遇》(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是英国文学史上重要的儿童文学作品,于1865年在伦敦出版,在文学、语言学、心理学等诸多领域,与其相关的研究层出不穷。而在学院之外,以爱丽丝为主题的艺术创作也不计其数。二十世纪以来,随着电影电视等大众媒介的普及,爱丽丝这一形象和主题也以各种形式频繁出现于流行文化中。即使在卡罗的原著出版一个半世纪之后,爱丽丝的故事仍旧在儿童与成人世界中被不断被讲述与再现。

爱丽丝在文本和现实中都经历了些什么?文学研究能有什么花样?我来与大家聊聊爱丽丝的奇遇,聊聊文学的跨界。

【主讲人介绍】

朱欣慰 博士

埃塞克斯大学 University of Essex

文学、电影、与戏剧研究系

【沙龙主人推荐】

你是怎么认识爱丽丝的呢?童话书,游乐场里,又或者是电影里。少年时代的童话总是简单纯粹,脑中的人物非黑即白。长大后看到的世界,却是另一个样子。很想知道陪伴我们长大的爱丽丝又经历了什么,也很想知道一位文学博士对于这则充满情怀的童话又会有怎样的解读。周五晚除了外出狂欢,一起来客厅围坐听故事也未尝不是一个好主意。欢迎大家。

乐人

沙龙主人

 

【活动时间地点】

2018年01月26日周五 20:00-22: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讲座录音:YouTube

讲座ppt:千高原33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期】电影Arrival中的语言与思维漫谈—张烨

[内容简介】

电影Arrival构建在语言与思维的关系之上。女主角Louis因为学会了外星人Heptapod超越时间的语言,而得到了思维超越时间的能力,从而可以看穿未来。那么,从语言学和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语言是否真的可以影响思维?

语言影响思维的假说被称为语言相对论(linguistics relativity)。这一假说的基本内核是:语言并非是由思维所决定的,也同样反作用于思维。不同语言当中描写气味的词汇数量不同,这种不同是否会使说不同语言的人辨别气味的能力产生差异?不同语言的语法之间大不相同,语法结构是否会影响人的思维结构?不同语言之间的差别是否可以导致大脑层面的区别?本次沙龙会浅谈一系列相关心理实验的发现,来看看语言是否影响思维,这种影响究竟有多大,除了语言的自身结构之外还有什么可以解释这种思维差别。

此外,本次沙龙还会谈谈对heptapod的超时间语言的一点浅见。Heptapod的语言是否真的可以被看做是超越时间范畴的?超越时间的语言存在的必备要件是什么?这种语言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剧透提醒:本次沙龙会包括电影的大量剧透,如果你想保留电影带来的惊喜,请在沙龙之前观影!

 

【主讲人介绍】

张烨,曾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就读语言学专业,目前在UCL就读心理语言学硕士。

 

【活动时间地点】

2017年8月5日 周六 14:00-16:00

26-28 Courtfield Gardens. 4th FL. Flat 24. Earls Court. SW5 0PH.

(联系电话:07770 253853)

 

讲座ppt: Arrival

讲座音频:YouTube

Continue Reading